Friday, January 22, 2010

茅草山的風,墨爾本的陽光




嘟嘟 ~ ~ 嘟嘟 ~ ~

“ 哈罗? ”
“ 阿宝啊! ”

到墨尔本一个多月了吧? 还以为你忘记我们了,
听到你声音,把我昨天的疲惫一扫而空。

算你小子还记得我。


 。。。。。。。。。。。。。。。。。。。。。。。。。。。。。。。。。。


“ 家伙,你好不好? ”
“ 物价好高,吃东西好贵。 ”
“ 钱够用吗? ”
“ 要很省。 ”

想起你离开前那个早上, 我严格责备你乱七八糟的财务,你头低低不敢看我。
感情的创伤连带影响你的经济,她的移情别恋让你痛不欲生。

“ 我忘不了她。。。。”
你哭了,那么一个魁梧壮汉。

放任挥霍,胡乱花钱,以为这样可以遗忘她,结果搞成如此状况,
尝试帮你,给了好几条解决方案,你选择用自己的方式跳飞机来还债。


。。。。。。。。。。。。。。。。。。。。。。。。。。。。。。。。。。


“ 等我稳定了,就去上课。 ”
“ 上什么课? ”
“ 英文啊,幼稚园。 ”

临走前带你爬了一趟茅草山, 一路听你直嚷辛苦,想放弃登顶。
我如恶魔般强迫你爬上去,拖拖拉拉,来到巅峰。

“ 好美。。。” 你惊呼。
“ 山顶的美只有上来才会明白,半路放弃,看不见这种美。”

你静静听,我知道你明白我说什么。
回想,当时的我很让人害怕吧,难怪你安排了所有才敢告诉我。
生气,不是因为你骗我,生气,因为你不肯面对自己。


。。。。。。。。。。。。。。。。。。。。。。。。。。。。。。。。。。


“ 等工作稳定,我一定去墨尔本的教会。 ”
“ 不要忘记祷告灵修。 ”
“ 知道,我没忘。 ”

我很开心你把神的恩典和话语记在心里。
我的话有一天都要如天地般过去, 只有神美好的话语永远长存,
它将伴随你一生,在你跌倒,绝望时刻扶你一把, 这一点,不可以忘记。


。。。。。。。。。。。。。。。。。。。。。。。。。。。。。。。。。。


“ 过来找我! ”
“ 你快出人头地吧!电话很贵,不说了,照顾自己! ”

这次事件让我慢慢沉淀,思考何谓选择。

我终于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那是你的担子,不能帮你挑。
强迫又如何?徒然换来你一意孤行。
对不起,太不体谅你的痛,竟然要你涂掉伤口,
岂不知伤口就算痊愈,还是会留下一条浅浅的伤疤。

带领那么久,我觉得自己的角色已经从你们的大哥变成爸爸了。( 天。。。 )
爸爸有时霸道,滥用权利,你们不敢顶我,我谢谢你们的信任。

阿宝,记得那天茅草山的风吗?
大得我们都睁不开眼,还记得那天阳光灿烂,蓝天很耀眼吗?

我知道你没忘,我以为阳光和蓝天到了墨尔本就变色,
原来它们还是一样蓝,一样温暖。

谢谢你让我上了一课,但愿你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愿神带领你前方的道路。

8 comments:

  1. 抱歉~我實在忍不住要說一句。你常常講我像班長。。。我覺得,你比我更可怕~都變成人家的爸爸了!還不是自己有了一套想法,就想要人家follow.... 表生氣哦~ :P

    ReplyDelete
  2. 车,人家啦啦的,是教诲,领导人家走向光明那一面。
    而你呢?只是会让人很想揍你一顿。。。

    ReplyDelete
  3. 原来你那么介意德啊,哈哈。
    但是我很想说,其实你到现在还没有弄清楚“班长”的意思。
    “班长”和“爸爸”是有分别的。

    鱼,还是你了解我。

    ReplyDelete
  4. 是啦是啦。揍吧揍吧。當你看不見我的時候,想揍都不懂去哪里揍。。。

    是啦是啦。我是班長~

    ReplyDelete
  5. 这可是她唯一的专长啊!

    ReplyDelete
  6. 你以为这顶帽子很适合对方。你以你以为的理解认为你以为的帽子很适合对方。而这顶帽子,未必如你想象的是对方合身度身订造的那般适合。:)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