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11, 2010

希望之谷,東院




有没有人会因为一个美丽的名字,
就傻傻的对一个所在有了憧憬?

傻子如我。

汉字真的很美丽,“ 希望之谷 ”  四个字,
印在白纸上,让人充满臆想,
“ 希望 ” 二字像温柔阳光撒在一片 “ 谷 ” 地里,
那里开着什么花?住着什么样的人?

一直想去希望之谷,终于也去了希望之谷,
一直想写希望之谷,却迟迟写不出来,
但我要写,因为也许以后,再没有人会记得这里,
记得这一片美丽的幽幽绿谷。






第一次听到麻风病这个名词,是在圣经里。

麻风病,就像现在的不治之症  -  爱滋病。
一旦患上,从此背负孤独的一生。
古人无知,害怕传染的关系,麻风病患被逼与人群隔离,直到痊愈为止。
而通常,他们都不会痊愈。

患者的身体会慢慢 “ 溶掉 ”,先是手指,后是脚趾,鼻子。。。
最后,脸上只剩一对眼睛和大大的鼻孔,
我总对麻风病人的样貌感觉恐惧。






以前的年代没有完善医疗设备,大家因为害怕感染而不敢照顾病人,
没有了谋生技能和社群资助,患者常常只能等死。
这时,一个叫 Dr. Travers 的白人医生发起了 《 希望之谷计划
建议开辟一块土地让病人自己管理自己,照顾自己。

于是,全世界最大的麻风病人自治区 - 希望之谷就此诞生。






有了 “ 希望 ” ,人们在这片美丽的谷地里开始了新生活。
时日过去,里头渐渐有了华人庙伺,有了回教堂,还有基督教堂,兴都庙,
为了疏解无聊,又有了娱乐中心,大会堂,咖啡店,杂货店,
有人生下小孩,于是起了学校,医院,警察局,篮球场,
人死了,就埋葬在不同宗教的坟地里。

在这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他们安心的结婚,生子,然后老死,
不再害怕被世界遗弃。

高峰时期,希望之谷的居民多达二千多人,俨然一个小镇,
他们甚至印制了属于自己的钱币和纸钞,
在其时,这是世上唯一,甚至以后也不再有,独一无二麻风病人自治区。

一份珍贵又美丽的文化遗产。






可是它要拆了,为了要起一所工艺学院。

八十年代初,科学家终于发明了根治麻风病的药物,
这对患者来说是多么美好的消息,
从此无需躲在深谷,可以走向外面的世界。
等到麻风病完全从历史消失的时候,
希望之谷的命运也走到了尽头。

所谓进步,非要毁旧,才能迎新?

人们总在要失去的时候才来惋惜,
一大堆学者专家纷纷站起来阻止,
说这是一份珍贵的文化遗产,应该保护。

我记得当时的院长说了这样一番话:
“ 如果这样简陋的烂屋子也叫文化遗产,那么我家里的马桶也是文化遗产! ”

希望之谷带给人们希望之后,人们却唾弃了它。



4 comments:

  1. 都不知要怎样讲你好!过了这么久才写出来。。。

    ReplyDelete
  2. 终于写完“过去”,现在要写“未来”

    ReplyDelete
  3. Hi, 可以知道下希望之谷的地址嗎?謝謝

    ReplyDelete
    Replies
    1. 哇, 那么久的帖也给你挖出来. 厉害下...哈哈.
      希望之谷其实没有地址也. (应该说我也不知道)
      要去的话, 你只需要找到双溪毛糯医院 (Sungai Buloh Hospital), 就在医院正对面而已.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