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19, 2010

詩,心裡住著一首




今天在信箱发现了兔子的脚迹。

“ 不回来了吗?” 你说。
“ 一直都在。” 我答。

你在那一座城生活?那里的星星温暖吗?那里的斑马线有开满小花吗?
我生活的城市,星星总是睡着;我生活的城市每天细雨绵绵,花都淹死了。

“ 我以为海已经沉寂,流到世界的另一端。 ”
“ 海没有沉寂。海依然汹涌,只是变了暗流。 ”

尖叫无叫不欢、木影、mlln、和尚、小北、2004317、
当然还有兔子,我们最亲爱的兔子,大家都爱兔子。
我惊讶自己的记忆竟还保留如斯清晰光影和线条交织。
那时我们风花、我们哇啦啦、在夏天把电影画下、裸跑直到什么都不留下。

然后我们。

然后我——————————————————们。

你说阴沉的早晨即将终结 ,忽然有三寸阳光投射进来,人生海海 ,五月天用歌教会了你这个词 。你才知道能遇见是多么难 ,朋友不常见了,但是偶尔的只言片语温心依然 。

“ 你的《诗 心里住着一首》现在已经有 2584 篇了,小海小海,还在路上一直走着吗? ”
你唤我小海。我想起遗忘很久的别名。
你们总爱那么唤我,“ 小孩 ”。

我寻搜 2584 遍,遍寻不着曾有的缱绻。

“ 六月想再次上路,去你的城见你好吗?” 我说。

我们相约再次风花、我们哇啦啦、在夏天把电影画下、我们裸跑直到什么都不留下。
我已经把信箱好好打理,把属于你我的脚印藏在邮票里。
谁也不能偷走,
谁也不能随便涂鸦,
谁也不准发表伟论,
谁也不准窃窃私语。

我们再次相约,
六月,起风天,当风把牵牛花吹落的时候,我们街角再见。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