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rch 5, 2015

Day3 Tadapani




山上一日,世上已千年。才第三天?怎么感觉好久似的?
总是无法从容的度日子,是太年轻?亦或老了?

毗湿奴的预言不准确,昨天说要 7 个小时才到,结果 5 个小时就到了,
也没有他所说的那么恐怖,虽说很累,但还好啊,
于是我以为今天的路程会很轻松。
吃了简单的早餐就上路,我来了三天,这雨啊,就狂下了三天。
适可而止行吗?我无语问苍天。已经不期望雨会停了,
只卑微的盼望它不要严重下去就好。

白白的雾气弥漫在森林,一根根树藤在雾中若隐若现,参天古木拔地而起,
一棵接一棵穿插在白茫茫中,此情此景,活象阅读一本古老的神话图鉴,
依稀看见湿婆在山涧跳着亿万年的舞,梵天躺卧在青苔铺成的草地上。

水蛭比昨天更猖獗,走没几步就要往鞋子和裤子洒盐,
一条条细小黑色的物体,被盐杀死之后掉落地上,真是恶心的生物。






今天没有四千级的梯子,却有连绵起伏的山路等着我。
一忽儿钻入地底三千尺般的滑落,然后又好似登天堂一样的不停攀升,
忽上忽下,我不得不佩服我的体力,竟然可以如此随机应变。

身体再次湿透,双脚累得不愿再提起一步,却还是要继续,手掌因寒冷而失去知觉,
肉体一软弱,人就容易妥协,放弃的念头一直回荡脑海,疲倦得不想拍照。

一路上除了偶尔出现的几个登山者,就是背负日常用品上下山的挑夫,有男有女。
他们把东西装在篓子里,一根绳子绑好吊在头顶,用整个身躯撑起重量,也撑起希望。
看他们那么辛劳的步伐,我不敢再对山上餐饮的昂贵有一丝怨言。
相比起来,我的辛劳只是短暂的,几天之后,我就回到舒适的山下享用丰盛的食物,
睡在干净柔软的床上,而他们日以继夜的延伸着这种生活,联系山上与山下。

面对艰辛,要不逃避,要不面对。

就在我累得巴不得花钱买张机票飞下山时,眼前终于冒现了房子的轮廓,
在迷蒙之中,像似我活下去唯一的指望,那是 Tadapani  -  塔达帕尼。

2 comments:

  1. 啦啦与水蛭搏斗的画面。。。到底走多少天啊?
    之前在KK神山看见挑夫们,也是钦佩不已。自己累到狗熊似的,他们成了心目中的英雄!

    ReplyDelete
    Replies
    1. 简直是又爱又恨的一段旅程啊。。。真正走了一趟才明白山民的生活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