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3, 2015

Day2 Gorephani




坐在旅舍餐厅的椅子上写日记。
窗外雾茫茫,室内温暖如春,丝毫察觉不出室外的酷寒。

回想刚才的路程,不禁为自己有一双健壮的腿而骄傲。

对别人而言也许不算什么,但于瘦弱的我却是吃力艰辛的。
从 Hile 到 Urelli,那四千多级的石梯,把我变成一个苦行僧,
不断鞭挞自身的苦痛以换取圣洁冠冕朝圣也似的攀爬而上。

雨一直下,从凌晨 4 点开始下。

毗湿奴告诉我今天的行程是最辛苦的,7 个小时,攀越一道一道山谷,才能到达。
感谢上帝,身子经过昨天的辛劳,没有肌肉酸痛,没有双脚抽筋,
只是伤风了,鼻涕狂流,而我担忧的,乃绵绵大雨到底何时方休啊?

全身湿透,分不清是雨还是汗,那么大雨还来爬山,简直是个疯子。
眼前的四千级,比我上过四百级的黑风洞足足多了十倍,
我一面向上攀行,一面向建造天梯的匠人致敬。






浓雾如一块粘稠的浆糊,沾附在每寸肌肤上,挥之不去。
因为大量运动的关系,倒是不觉冷,寒衣包裹着身体,像包着一团热量,燃烧着,
汗水渗透全身,身体之外,寒风冷雨疯狂落下,两个极端的世界在同步行进着。

终于,也越过那四千级,稍作喘歇。

还有一段路才能午餐,我饿得眼冒金星,
为了省钱,刚才没有吃太多,山上的餐饮贵得惊人,海拔越高,价钱越高。

“ 全靠驴子袱上来,所以就贵了。 ” 毗湿奴如是告知。

望着他,只着件雨衣,T恤短裤,一双破球鞋,
和全副装备的我形成强烈的对比,也没见他喊冷喊累。
中午抵达午餐地点,我湿得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小狗,
太疲倦,什么也吃不下,脱下寒衣,一只水蛭从手肘处滑落。
神奇的双脚依然不感觉酸痛,许是这次旅行走太多路锻炼出来的成果。

今天的游客多了,不如昨日冷清,路上总会遇见人。

“ 现在淡季,人算少了。 ” 毗湿奴说旺季时,是要排队上山的,真恐怖。

人烟毕竟稀少,总是走着走着,剩我和他两人的身影,
相依为命的滑行在湿漉漉的路上,怕滑倒,我非常专注脚下的路,
一步一踽,要踩出莲花般,虔诚的把脚放置于一块块青石子上,
混忘山下的烦嚣和明日忧愁,一心只想在天黑前抵达投宿的房间。

像船只依循灯塔,像鸽子回到屋檐下,
旅舍的袅袅炊烟就是旅人的导航,呼唤他,安抚他困倦软弱的身心灵。
今晚住在格雷帕尼  -  Gorephani。



8 comments:

  1. 無法想像四千级有多高?

    ReplyDelete
  2. 後來我走過這一段路。
    第一天簡直恨死自己,差點放棄。休息以後又蠢蠢欲動。
    當然,走下去了。:-)
    只可惜時間緊迫,對自己的體力又沒信心。結果走了回頭路而沒有繞往tadapani和Chandruk才回到nayapul. 那時候是雨季末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如果还有机会,你会再去吗?
      如果还有机会,我想走很长很长的时间,慢慢让山谦卑自己的骄傲。

      Delete
    2. 回來之後,一位朋友問我:那麼辛苦,你還會再回去嗎?
      我說,當然。如果還有機會,我還要到山里走走。還要好好感受山。也要好好感受在加德滿都附近的巴德崗。
      如果還有機會,我會再走一次。

      .......
      ;-)

      Delete
    3. 可惜很多事情, 是没有如果.

      我一直以为我会回去, 我都没有再回去.
      每个旅, 都跟我自己说, 下次再来, 下次再来. 下次再来....

      可是你知道一些旅, 只有这次, 没有下次.

      Delete
    4. 怎麼po了會不見?還以為是我沒按到publish呢。哈哈。
      沒事沒事。加油就好。:-)

      es un accidente. no te preocupes, no voy a venir aqui de nuevo, hasta no sé cuando. ^^

      de alguien sin nombre

      Delete
    5. Cosa mañana, y mañana saben, no sabemos

      From Google Translate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