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rch 21, 2015

Resham Firiri




这里的车鸣笛声与众不同,乃有间奏,有韵律,
并非惯常听见那种吵杂单一,毫无一丝美感的音调。

每个早上,就会被这种有点滑稽的鸣声叫醒。
第一个音阶高亢,慢慢转低,再从低升回高,先大声,后小声,
像似山谷间游荡的回音,一点也不觉厌烦。
车鸣有时来自校车,有时货车,
清晨宁静时刻,鸣声在山林小道歌唱起来,总在第一道笛声中醒转。

最后一天留在波卡拉,也可能是最后一天留在尼泊尔,
如果我不打算去蓝毗尼。






昨天走了四个小时的下山路,全身再次湿透,一路黏答答的回到山脚,
挤在慢吞吞的当地巴士里,像一块浸了几天的抹布,
我身上发出的臭酸味,与车里的霉菌溶为一体,几经一番颠簸回到舒适的旅舍。

把路上的肮脏一股脑洗干净,今早醒来,依稀还有湿气缠绕不休。

呆在房间看电视哪儿也不去,新闻报道处处因大雨爆发山洪,死伤无数。
不会听尼语,也不懂发生在哪个角落,只是觉得幸好下山了,否则不堪设想。
神奇的是在山上淋了几天雨,吹了几天冷风,我竟然健康得没事一样。。。( 大吉利是  )

真的是最后一天留在这里了,下一站,那里?






天气阴沉,怀念阳光。大家都走了,剩我留驻此地,孤独如影随行。
明天,正式踏入印度国土,离回家的路越来越近了吧?

旅行,让人改变。

我变了。

一些过去紧抓的什么被我在路上逐渐逐步的丢弃,
丢得如此彻底,莫非从一开始就伪装自己去喜欢这世界认可的东西?

人若完全作回自己,是否从此快乐?
是该为自己而活还是为了他人而活?人活着难道只为了快乐?

一路上所听,所看,所触无不在冲击我的思绪,
我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我害怕自己会变成什么,却又默默期待自己变成什么。

把自己丢弃了,却找不回原来的样子,

这雨啊,要下到何时?

临别前夕,毗湿奴来找我聊天,教我唱一首尼泊尔民谣  -  Resham Firiri 萤火虫之意。
多么喜欢萤火虫,以后可能也看不到漫天萤火和星光的画面,

“ Resham Firiri,Resham Firiri,Udera Zamki Dalama Bossom Resham Firiri。。。”

朗朗上口的旋律,简单动人的调子,一哼就爱上,
毗湿奴说我唱得很好,我说很久没有唱歌,好久没有为一首歌感动。

“ 这雨不寻常,平常这时候已经很少雨的了,连下几星期还是第一遭。”

“ 对呀,所有一切都很不寻常。。。” 我喃喃自语。

“ Resham Firiri,Resham Firiri,Udera Zamki Dalama Bossom Resham Firiri。。。”



7 comments:

  1. 我最近對人活著的意義的體悟是:
    成就祂。吧。
    我能都是人生的旅客。:)(吐泡泡)

    ReplyDelete
  2. “旅行让人改变”。这句话我同意。走着走着,心定了下来,人也释怀了。内心的恐惧也逐渐淡化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其实没有旅行,我们也一样在“变”。
      无时无刻不在变幻之中

      Delete
  3. 把自己丢弃了, 却找不回原来的样子...
    那就别找了。。。明天醒来,谁都回不到从前。。。
    (话说,那里的青草真的很青)

    ReplyDelete
    Replies
    1. 对啊,有时候人就是留恋过往。
      (话说,我一直忘记纠正老刘,那些是稻草来的啦~~)

      Delete
  4. 尼泊尔,不是到什么时候会去~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