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4, 2013




来到一处废墟 Tiger 让我们停下。

“ 这里以前是个村庄,发生战争后,村人漏夜逃跑,从此再也没有回来过。”

慢行在残坍败瓦中,Tiger 缓缓道来,目光中不见一丝情绪,
他指向很远的西边,说那是巴基斯坦与印度的边界。

印度和巴基斯坦本为一体,
1849 年,英国的统治埋下两国分裂的祸根。
1947年,印度圣雄甘地成功争取独立,他不会想到,那也是两国分裂的时刻。

英国的挑拨离间,让印度的回教徒与兴都教徒无法相容,
一边坚持伊斯兰教法治国,一边为了维护兴都权利而回抗,
一次又一次的冲突,伤亡人数不断飙升,
终于两个亲兄弟,因各自相异的理念而决裂,这条通往巴基斯坦的路从此封闭。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当年,回教徒被迫举家逃难到巴国,
而住在另一边的兴都教徒则漏夜逃亡印度,亲友从此隔天涯。

脚下这条路,躺下多少生命、埋下多少故事?
人在塔尔沙漠,我记得那天是 1 月 4 号。
九天前的 12 月 27号,
回归祖国的巴基斯坦前总统 - 宾娜姬,遇刺身亡,享年54岁。






横过一条马路,我们向着未知的方向前进。

一大片金黄,毫无预警的荡入眼帘,
不再是荒凉的旷野,竟是一大片金沙!规模小了点,但终于是想像中的沙漠!

看见沙漠,大家都很兴奋,骆驼一蹲下就迫不及待奔向沙丘,
脱下鞋,或躺或跳,睡在沙上,像个孩子般胡乱撒野,
任由沙粒沾满头发和睫毛,塞满指缝,鼻孔,填满魂与魄的每个罅隙。

这不是想像中的沙漠。
一路上太多树,太多羊,太多人,
沙漠该是生灵绝迹的所在,没有动植物,没有水,没有人烟,
除了沙,连岩石都不该有,但这里似乎热闹了点。
眼前少了一望无际,壮观的黄海。
即便如此,塔尔沙漠依然美丽,望着夕阳把身影投射其上,
沙地上,我快乐。

空旷沙漠,独自看太阳西沉,
一样的太阳,一样的天空,不一样的土地,不一样的心情。
手上握着一把沙,任它从指缝间滑落,散成一团、又聚为一体。

终究,是来到了,终究,是看见了沙。

风,不厌其烦的把我弄皱的沙面给烫平,烫出整齐迷幻的图案,
找不回之前纠缠、纷乱的点滴,干脆得像没发生过什么,
一如那条横跨巴国与印度的口岸,一如那些个远逝的爱恨情仇,
风不止息,把人们曾经的跋山涉水,生离死别吹拂得好似不曾有过一样。



8 comments:

  1. 我怀疑我和你的guide是一样的,因为我的guide也带我去这个荒废的小旧城。 :-)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不用怀疑,全部的guide都去同样的地方的,OK

      Delete
    2. 他还骗我说那是专门为我而设的 @_@

      Delete
    3. 我只能够说,你这种旅者是最受欢迎的咯。。。。

      Delete
  2. 以前看太多小说了,对于沙漠真的有莫名的故事画面啊~

    ReplyDelete
  3. 去过一次沙漠,才知道沙漠有很多种。。。不是全部都是想像中的一望无际,细细绵绵的沙。。。老刘还是prefer活在想像中。。。哈哈!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有时候想象破灭又能带来另番美感哦~~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