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23, 2013




山,
登山,
没有名字的山,
你登一座没有名字的山。

你以为孜孜不倦的书写只是单纯的纪录和留恋,
但每次键盘停在  -  普。西。卡。 变成定格时,
你知道,那不是理由。

你害怕。

怕有那么一天,当眼前电脑取代了思考,
你会忘了攀爬那山,虔诚的姿势,
怕那么一天,一切喜乐哀愁被世界定规成一套标准模型时,
你会忘了俯瞰过的风景曾是如何悸动灵魂,
更怕有一天,当你已经不再出走,
你会忘了曾有一个地方在心里留过指纹。

如是,你写:






日正当午,阳光猛烈,这山岭却是冷凄异常,
举目只有仙人掌、荆棘丛、冷石头。
天空偶而掠过一只孤鹰,耳边尽是呼呼的风。

你以为自己来到另一个星球。

要不是今早在旅舍无事可干,呆坐天台沉思,
要不是偶一抬眼,望见湖尽头二山,一坐东一镇西,
要不是听见山上隐隐什么细碎的声音呼唤。

要不是这些那些,有之无以之,你不会攀爬这座山。

你登一座没有名字的山,
没有名字的山,
登山,
山。

行至山脚,遍寻不着路口,
随心选了像似上山的一处途径,往上走。






天空那么蓝,蓝得彻底,
沙漠云少,阳光直接照射在地上,
风好大,你把鸭嘴帽压低,不让狂风窜进眼里,
行至半山回头一看,小镇纯白的房子在澄黄的大漠上,零星点点散落着,
像群在黄褐大地上觅食的小白鸽,
普西卡湖远远的,似掉落地面的一片镜,把天蓝映在其上。

望下来,你找到今生的立足点了吗?

人,向往高处。

这么近,那么远。
走,永远抵达不了似的走。
尔后竟是迷路, 你惊觉这不是正确的上山之路。

一丛丛跋扈的仙人掌挡在脚前,把唯一的途径给挡住,
眾仙家摊开手掌,力圖阻扰,千里
再也上不去。

放弃吗?亦或下山另觅山道?
你煩。
本无上山意,现在却非登顶不可。

莞尔乎。

犹豫不决当儿,耳边传来银铃般的唤声,
谁唤?你把眼光抬起,
但见三小人儿兴致勃勃的在山头背光之处起哄,
怎会有孩子行走头顶?一不回神,三小身影已然立足面前。

两个男孩,一个女孩,
大哥模样的,瘦小跟班的,还有一个妹妹。
也没等答应,一手扛起你的包包就往山上跑,怎么唤也唤不住,
大哥牵着你手,引领大伙走向光明之道,小女孩快乐的在前头跳舞。

说也神奇,刚刚怎寻也寻不着的途径,
在孩子们引领下,竟是一条阳光大道。






山顶有座小白庙,庙后有枯井,望下去,干涸见底。

谁在那么高的山上恳了一口井?
谁在这里盖了间让人心醉的白庙?
又是谁把它给遗弃?任它荒芜,任它又寂寞又美丽?

天蓝得異常,庙白得刺眼,你忽然想起台湾女孩说过的话:

“ 去普西卡吧,那是印度的希腊。 ”

你明白了她口中的希腊,
你没有到过希腊,但谁管呢?就让希腊成这样吧,那是你的希腊。

风吹,唇裂,你很不舒服,却是留恋这凄美画面,不肯下山。
除你,再无他她它他。

静。寂。

庙里没住持,身边没人讨钱,没有人叫你买明信片,
小女孩对着你跳起自创的舞蹈,煞是可爱。
她挤眉弄眼,羞涩的说出那句早已熟悉不已的  “ 卢比? ”
在印度旅行那麼久,你第一次心甘情愿的自掏赏钱于他人,
把手伸进钱袋,急着要用张张钞票来表达感激之意。

“ No! No! No Money!! ” 大哥冷不防冲上前大喝!

女孩吓得赶快逃开,躲在角落,
大哥不好意思的赔罪  “ 不要钱,不要钱。。。”

前所未有的羞愧,红潮般攀上颈项,绕过脸颊,
你以为他们是为了金钱才引你上山。






山,
登山,
没有名字的山,
你在登另外一座没有名字的山。

东山下来,耳边依是缭绕风声与孩子们银铃般的童声,
太阳开始落西,而你的目光始终不离西边,那座未曾攀登的西山岭。

够了,好了,累了,不是经已攀过东山了吗?
你想看什么?你以为顶端还有什么悸动在等待吗?

你固执的租了骆驼,一路风尘赶赴西山脚下。

天色已晚,不见其它游人。
一个傻子慢慢登上去,一天之内登上两座山,确是傻了,
刚刚的东山尽是石与泥,西山则是一道道规模规矩的梯。

你沉默,低头,专注于脚下石阶。

向晚,看不清前路,你紧张的想赶在天黑前到达顶端,
你担忧山上没有灯,你担忧下山麻烦,你担忧山下等待的骆驼人不耐烦。
你没有在乎周围景色变化,
如此专心,如此虔诚,朝圣也似的迎着什么而上。
忘了最后一次为什么事而专心,而虔诚。

两座山一样无名,两座山一样高,西山比东山还高。
你累了,这才想起今早吃过早餐,再无任何食物下肚,
一整天忘了吃东西而不自知。






回头,
你看到一幅画。

是谁?
趁你不注意,专注脚下的路时,偷偷在背后挂了一幅画?

梵天之作。

落日余晖将小镇照射得像张刺绣,平铺脚下,
像娇羞的姑娘被情郎发现她躲藏的角落而羞红了脸。

居高,你见早晨那白庙,与你遥遥相望,
一直顾着脚下的步伐,竟是忽略了身边绮丽。
太过在乎目的地,太过渴望终点,不知道一路晨曦与星月才是冠冕。

别再管山上有什么了,别理归时路了!
等你的人,让他等,走的,让他走,你有你的路赶,他亦有他的梯要上。

人,向往高处。
只有来到高处,才发觉平日看惯的事物,有了另番面貌。

山头有庙。
沉默的等待你降临,等着相遇,再等离别。
没有油灯,没有神像,没有名字。

终于你舍弃了名字。

太阳挂了整天,他是累了。
恍惚迷惘间,那个被遗留在瓦拉纳希河畔的心魂,在此检拾回来。

一为万物重生的初阳,你在那儿发掘对生命的好奇;
一为历经沧桑的夕阳,你经跋涉,尝繁华,尔后缓缓放下。






夜色越来越近,风鸣越来越急。
天空被赤红渲染得淌血似的,从澄黄到深红,再演变成迷幻的一大片紫霞。
身上薄衣无法为繾綣加温,心灵留戀抵不过肉体的软弱。

你慢慢走下了山。

普西卡给了你一抹夕阳,一片希腊,还有那一张张纯真童颜。
还留什么,让你至今魂牵梦系?
明天将离开这里,投入新的旅途,
它将占据你心里多久,多快就被遗忘呢?

至今,你依旧不知道两座山的名字。
回家以后,你没有积极的上网查询,
无知,未尝不也是一种快乐?
太多热门景点,太多新鲜玩意,太多享受令人沉溺其中,
没有人想知道这里的默默无闻,没有人对这里的孤寂感兴趣。

但你知道,一直知道。
那是你的希腊,一个地图上找不到的希腊。

许多个日子过去,当你再次回到日常岗位,恢复过往的生活作息,
当你陷在每天的车龙之中,攀上高处的双脚被电梯代替,
当你和她在往后的日子,因各自不同的理念而渐行渐远时,
你一直知道有那么一个地方,那是你的希腊。

那是你的普。西。卡。



注: 此文收编于《 我的私房地图2 》里。
原本文字被林悦说太长气太文艺,于是改了。特此在自己部落格把原文发表。



21 comments:

  1. 原文比较好,林悦失算了:)

    ReplyDelete
  2. 好山!无需名气,那是你心中的攀点!walk up a hill come down a mountain
    过路人

    ReplyDelete
  3. 感觉在另一个境界,与心灵很靠近。

    ReplyDelete
    Replies
    1. 那么...考虑去印度走走呗, 哈

      Delete
    2. 我怕。。。哈哈哈。还是看你的游记比较好。

      Delete
  4. 難怪此文那麽熟悉,終于看到那兩兄妹了 :)

    ReplyDelete
  5. 那是你吗? 走山太多所以瘦成这个样子吗? XD

    ReplyDelete
    Replies
    1. 流浪汉就是酱的。。。。可怜到。。。。

      Delete
  6. 美丽的文字与图片,很喜欢。
    感谢你美丽的文字,带给我许多共鸣与感动。

    常青

    ReplyDelete
    Replies
    1. 谢谢你真诚的喜欢。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愿安好 :)

      Delete
  7. 谢谢你的回应。常驻足于此,因为常在你的文字间遇见自己的心声。加油啊! 愿喜乐平安。

    常青

    ReplyDelete
    Replies
    1. 常自觉一个人孤单的咬文嚼字,偶尔路过如你,给了我写下去的力量,谢谢你。

      Delete
  8. 一年前不带着奢望前往普西卡,在这之前完全不晓得那是一个怎么样的小镇,只知道它拥有一个好听的名称 —— 普西卡,在抵达这座城时,被沙丘包围的这个小镇震撼住,被美丽的湖泊迷住,每天坐在湖畔观望日出与日落,偶尔走到偏离游客的沙漠,去偶遇当地的小孩,去探索未知的路。一年后的我依然那么想念它,想念因不曾期待而带来的惊喜。

    ReplyDelete
    Replies
    1. 啊...你到了普西卡, 看来她依然美丽如昔, 旅行就是如此吧, 孤单中发掘喧哗, 荒漠中看到玫瑰. 欢迎常来. :)

      Delete
    2. 也将印度当成第二个家了,一定会再次回去的。

      Delete
    3. 今年我会第三次去. :)

      Delete
    4. 祝你旅途愉快,北南印都走完了?

      Delete
    5. 怎么可能走完呢, 印度那么大, 世界那么大. :)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