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5, 2011

迟来的思念





也许是过境时的混乱,让人无法平静,
那一整夜列车的奔波劳碌,使我身心皆累,
又或者这座城市太过浑浊的空气,加上恐怖交通,
啊,还有满街希里尔字母,我点个午餐点了好久,

第一次察觉英语没有用处。

或者是一到达就要赶着购买明天前往大草原的家当,
走在街上,遇到的每个人都一副凶神恶煞,我不敢问路,
想起刚刚踏下火车站那个路边扯了我背包一下,莫名其妙的人,
还有,这天气也太寒冷,太干燥了点,我不停涂面霜。

再说这座城的建筑单调平凡得让人感觉郁闷,
每间商店门口极小,完全不像做生意的调调,要打开门口一间一间才知道内里乾坤,
街道上没有树,也没有花,有个男孩坐在走廊乞讨,
漫天灰尘,这里不适合散步。

也许我太期待草原带给我的感动,而忽略了什么,
也许从旅行的第一天我就一直处于混沌的状况,
也许我当时忘了写日记,诸如此类,
也许对前方的路充满太多未知的忧愁,无心伤春悲秋,

我到现在才开始怀念乌兰巴托。



8 comments:

  1. 很喜欢最后那张穿传统服装的妇女站在乌兰巴托街道的照片。
    现代和传统在那里是那么自然的结合。
    在我们这里,大概就是要被当戏子了。

    ReplyDelete
  2. 每个人都会面对的,出到哪里都好,面对一副凶神恶煞的人时都不会上前去问的。看来我也许得自我检讨,因为我很多的朋友都说我有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ReplyDelete
  3. 邱祥珲:旅人在走着旅途的路~

    ReplyDelete
  4. sherilyn:大马的马来人和印度人还有穿传统服装的,除了华人。如果穿着旗袍,感觉好像在酒楼打工酱。。。。。

    ReplyDelete
  5. giinfong:有时,凶神恶煞在旅途中是必要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