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2, 2011




翻阅每本旅游指南,里面所说的 “ 白色之城 ” ,
指的都是乌代蒲儿,并非我之前去过的普西卡。
只有在林悦的 《彳亍地平线》 才发现那是唯一一本说普西卡是白色之城的。

是林悦一时错手吗?

我带着疑惑,游走于乌代蒲儿的大街小巷。
虽然有些建筑物确是白色,但整体来说,
没有带给我像在普西卡时那种白得彻头彻尾的心情和感受。
高处望下来,整座城市是一片参差不齐的混色,我不觉出它白在那里。

是空气污染?还是因年旧而脱色?
或许白色太普通了,平凡得让我察觉不出它存在。

乌代蒲儿 Udaipur - 位于拉贾斯坦邦南部。
这里已经很靠近巴基斯坦,和普西卡那种小乡村比起来,俨然就是个大城。

本该是干旱连年,滴水不降的沙漠城镇,
因着当年的王公乌代 • 辛格的命令,以人工打造了两座庞大人工湖,
而使它成了拉贾斯坦邦的绿洲城市。

这里感受不到沙漠的干瘪,反有阵阵湖滨吹来的凉意。






印度有所谓四大艺术。
瓦拉纳希的丝绸、阿格拉的大理石雕刻、斋蒲儿的宝石设计、还有乌代蒲儿的纸画。

这里的画师精于在纸上画出细腻和精致的艺术。
画并非只活跃纸上,而是遍布城里的墙壁,窗棂,屋檐上。
散步的时候,我驻足欣赏那些画在民房墙上的壁画。

画风细致,用色鲜艳大胆。
题材围绕在人们的日常生活和古时皇族的迎亲出战,骑象等活动。

好喜欢这些图画,生动有趣。
目前为止,乌代蒲儿城市的卫生和规划是我见过最整齐和干净的。
平时一下车就涌来讨钱的人目前为止都不曾出现过,
没有动物,空气不再弥漫一股混着牛粪的冷风。

相对的,这里的人也显得冷漠,高傲。

路上遇到的人,不会像之前的路人般对我说声 “ Namaste ”,他们只是匆匆经过,
我去买面包,跟老板搭讪两句,他冷冷的敷衍着我。

也许很久以前,这里确曾是白得耀眼的一座白城,
住在这里的人,在过去或者也曾是那样纯白。 
只不过随时光流逝,人们早已经不再留恋过去。
人,总要向前看,不是吗?

而我从第一天到现在所遇见的每个不愉快也许也许只是一种 “ 向前看 ” 的现象,
益发怀念普西卡的温暖,那里的空气就是混合粪便,也是快乐的。
而这里的街道再怎么洁白,房子再怎么华丽,却无法让我开怀。

这个冷漠的白城,唯有墙上不会动弹的画中人叫人释怀,
至少他们不是死的,看着看着,不禁莞尔,到底谁是画?谁是人?



9 comments:

  1. 看来我走宝了,哎,为什么会错过这个漂亮的白色之城呢?!

    *普西卡,我有去过,很肯定那不是白色之城。

    ReplyDelete
  2. 乌代浦儿啊,我也有同感!不懂它白在哪里??
    喜欢,因为没人追着我们讨rupee
    喜欢,满满的艺术味道
    喜欢,从船上看这城市真的很美
    不喜欢,就是你说的咯,这里人较冷漠,高傲,不减价!哈哈哈。。

    ReplyDelete
  3. YH:白色之城的确是很漂亮,不过我还是喜欢普西卡~~

    ReplyDelete
  4.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5. Sherllyn:哈哈,原来你也有同感~怎么没看你写乌代蒲儿的?

    ReplyDelete
  6. 正要开始印度游记啦,嘻嘻。。

    ReplyDelete
  7. 不喜欢到对人不友善的国家旅游。

    ReplyDelete
  8. 祥珲:对人不友善的国家我觉得到处都有,就看我们怎么去看她的另外一面,如果因此而错过印度未免有点可惜,呵,共勉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