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8, 2011

若水



旺阳,名副其实。

旺盛无比的骄阳。
那是个灼热之夏,我没有目的地的踩着单车游荡田间。
汗水淋漓中想起昨天路上遇见几个刚戏水回来的西方游客。
玩疯了吧? 穿着比基尼泳裤在吉普车上大声喧哗,
又吻又抱,我爱你,我需要你,极尽狂欢之能事。

我对 “ 西方游客 ” 没什么好感。
我想,你明白我口中的 “ 西方游客 ” 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旅社提供好多旅游配套,瀑布、攀岩、吊飞狐、山洞探险,激流泛舟。。。
不然来旺阳干嘛?

我没兴趣。
一来不属于冒险型旅者,
二来大马的瀑布攀岩不比这里少。
旅行,真的需要做那么多事情来让自己欢乐?




忽然想起那时你我。

对世界满怀热忱,也那么无知。
一忽儿他告诉我想去那里那里,
转个头你忙不迭的说明年后年要怎样怎样,
到最后我也兴致勃勃的宣告自己接下来的计划,明天的行程。
我们要走遍全马,我们向往遥远的远方,
羡慕他人的脚步,焦躁于本身的踟蹰不前。

然后你去了那里,然后我又到了那里。

然后,我们回到原地。
转了一个圈,回到原地。是成熟了?抑或更加幼稚?

老挝早已成了好远的过去,旺阳的山水尘封在大脑的蛛网中。
而我不知为了什么书写。

我只是一直记得这里的水。



 


是呀,这里的水。

单车游走在干瘪的田埂,我来到一条河流。
平静无奇的河流, 偶尔风吹过泛起涟漪,但大多时候她只是安静的流淌。
没有急流泛舟,没有金发碧眼比基尼,没有大呼小叫的跳水游戏。
河水很干净,第一次体会何之谓清澈见底,
走在木桥上,我看见河床滑溜溜的鹅卵石,被岁月磨掉了尖锐的角。
我们都曾经对彼此那么尖锐,拚了命想磨掉对方,却忘了察看身上的刺,可笑呵。

几个男孩一路尾随,也不讨钱,也不期盼什么的,
他们只是高兴尾随,一路说着我不懂的言语,唱着我陌生的歌曲。
他们有自己的吊飞狐,有自己的急流泛舟,自己的探险,
他们抓着藤蔓 ,在河边荡来荡去,
河里有鱼游过,他们起哄着叫我过来,好久没抓鱼了,你抓过鱼吗?

我没有过去。
我担心要给入门票,我担心回去的路太遥远,我忧虑对岸能有什么风景。

我为何就不能像个小孩?

孩子的心像股清流,缓缓流淌;
我的心是浑浊不清的泥水,停滞不前,夹带污秽垃圾,鱼也绝迹 。
你知道我喜欢河,我看过很多河,但没有一条像这里的河,那么清澈,那么宁静。

曾几何时,我们的心也如水平静,若水清澈。
我还记得那天的水,我记得那时候的河。

若然有天,
走过天涯,逛遍海角,我们的心依然若水,
我们一起去河里抓鱼,好吗?

9 comments:

  1. 你喜歡河。我喜歡湖。

    湖總是靜止的,凝然無波。不像河,流淌徜徉,像是承載著生命在移動。

    我喜歡看著湖發呆。不懂為什麼,就是為了一面湖水。(想起齊豫的《一面湖水》)

    ReplyDelete
  2. 有一回在適耕莊的稻田裡,蹲下身看著那遊來蕩去的小黑點,心裡的興奮。隨手就抓起一根稻枝,輕輕動動田裡的水,看那些小蝌蚪竄逃。(好像有點變態。。。)

    我沒有抓魚、抓蝌蚪、爬樹、騎單車的童年。有時候真的好嫉妒。:-)

    若水。若水。好喜歡這名字。喜歡得不得了。喜歡得不懂該怎麼說,或為了什麼。就是喜歡。

    也很喜歡你寫老撾。
    很早以前,我就想聽你說關於老撾的故事。或者,關於其他旅行的故事。
    尤其。此時此刻,能這樣看你細細道來,更是百般滋味。

    ReplyDelete
  3. 小时候常常三五成群的到处去抓鱼,现在回想回味依然。

    ReplyDelete
  4. 鲸鱼:几时?哪里?:-P

    ReplyDelete
  5. 祥珲:你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热爱大自然的人
    ~~从你的照片就看出来啦~~

    ReplyDelete
  6. E:《一面湖水》好怀念,那张专辑我也有。你的《回声》听了吗?写一篇乐评来看下~

    ReplyDelete
  7. E: 到你出发那天,老挝应该写完了吧。其它的游记也不懂何时可以完成,习惯了有你的留言,如果有天,我的游记少了你留言,不懂是何滋味?也许会提不起劲写游记。。。哈哈(夸张!)

    嗬~若水,若水。。。本来是写如水的,后来想起黄耀明的一张专辑,就出现了若水这个题目。

    ReplyDelete
  8. 《迴聲》聽了好久了好不好?樂評不好寫,我不會寫。。。也不要寫!:P

    習慣有我留言。。。。就是講我長氣啦~ 呵呵。反正你也不是沒試過有好長一段日子沒我的留言,還不是照寫?哈哈。:P

    喂,帶我去抓魚啦~ 我請你吃一餐。。。呵呵。(賄賂賄賂。。。)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