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6, 2011

晚禱

打了好几通电话给达,无人接听。
再打给安,一样结果。
大家跑哪儿去了?串通好了?

今晚轮到我上台祷告,不愿上台。
想找人代替。

看来上帝不放过我。

心知,那是缺乏信心的原故,
深感自身过错,无法坦然来到他面前屈膝。
总带着愧疚。

找不到替代,只得硬着头皮上。

静静的,全心的,慢慢
把自己敞开。

明白,
只有我能释放我。
只有你能释放我。
这段日子以来,只有我在捆绑我。

我终于释放了我。

回到台下,就收到你短讯。
“ 好久没有听过触动心弦的华语祷词了。谢谢你。 ”
短短的,真诚的,温暖的。

今早上班,意外收到另一个你的短讯,
“ 第一次听你在前台祷告,平稳的声音,
虽然不像其他人般激昂,
可是让人感到很有说服力,平静,舒服。
谢谢你。 ”

我想,我是感动的。

应该是我道谢,
谢谢你,还有你。
你知道我为了什么感激。

谢谢你们,虽然昨晚是我最后一次上台祷告。

4 comments:

  1. 为何说最后一次上台祷告?~ v

    ReplyDelete
  2. 呵,是领袖的决定。说我很多东西做,于是叫我无需上台了。也许他们也看出我的不愿意吧。人呀,总是犯贱,一旦没有了又觉得若有所失。呵呵,世纪之贱~~

    ReplyDelete
  3. 希望将来有机会听到你的演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