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9, 2011

耄耋老撾




告诉过你吗?我喜欢老挝。

我是怀旧的,任何新颖事物无法留驻我心头。
这是个高物质消费的世代,日日更新的包装、品牌、科技,
总让我有股说不出的疲惫感。

他们说我不符合经济效应。

我没有书写过关于老挝,也很少提及对她的感受。
似乎我不曾来过。

但是,我喜欢老挝。

我甚至偏爱老挝这个名字多于寮国。
旁人寮国寮国叫个不停,我固执的唤她老挝。
那是中国给她的旧称,多数人已不再沿用此名。
我喜欢龙玻邦,不喜欢琅勃拉邦;我喜欢旺阳,不喜欢万荣。
还有万象,一万头大象的首都。
怎么念怎么看都比永珍诗意得多,形象得多。

看,我比你还固执,还念旧。






我没有告诉过你,万象没有大象。
万象的速度却像大象,
笨重的,温吞的,平和的,只要你不激怒她。

皱皱的房子和街道,没什么车,没什么人。
慢慢吞吞,像不曾年轻就已年华老去。

岁月耄耋。
Laos - 老。其实只是一场音译的意外。

有时候,太过喜爱一样东西,反而不懂如何为她注解。
不是吗?一些地方,一些歌曲,一些味道。

一些人。

我其实不能为她加诸什么。
那段美好经已盘缠心头某个角落,某个罅隙。
脱不下,除不掉,更回不去了。

其实我也只不过想告诉你有关我在路上,
只不过想告诉你,我喜欢老挝。

仅此,而已。





6 comments:

  1. ‘耄耋’ - 這個字怎麼讀?

    什麼意思?

    ReplyDelete
  2. 乖,跟着老师念:Mao~Die~~
    对啦,班耐,
    来,再念多一次~
    Mao~Die~~

    ReplyDelete
  3. 網絡好了。呵呵~

    老撾。記憶老了。
    但是我記得你放過一張照片,忘了是老撾哪個地方。好像是龍玻邦。還是旺陽?照片滿是夕色,想來該是真的是暮色時分。拍的是一對洋人男女在涉水過河的背影。男的一手牽著女子的手,一手挽著女子的鞋。

    執子之手。我好像是如此留言。哎,不過記不清楚了。

    這照片我也有印象。但是那時候好像不是黑白色的,你弄過效果嗎?:P

    說真的,我還真的很懷念你這樣書寫你的旅途的時候。好像好久都沒讀到了。真的好懷念。。。。:-)

    ReplyDelete
  4. 你的游走,有没有老挝的版图在内呢?
    心情紧张?还是期待?

    那时的我,其实是没有心情的,麻木的。
    因为实在想不到。整个蒙古,其实我都是混乱情况的。
    我想,你会经历一段我也曾经历的心情。

    那张照片我也记得。我也怀念。我也只能怀念。

    只能怀念。

    ReplyDelete
  5. 沒有。沒有老撾。
    連印度也沒了。

    那些曾經想去的地方,因為‘不順路’,給我撇下了。
    或許我想走些不同的地方,也告訴你我看見了什麼。
    就好像你告訴過我,關於你去過的地方一樣。

    有次有個人說《分開旅行》這首歌。
    因為分開旅行,才能分享彼此不同的故事。我倒是沒想過那樣的詮釋。:-)

    ReplyDelete
  6. 旅行时,最常在我脑里回荡的歌曲是王菲的《乘客》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