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7, 2010

永遠的司南馬




司南马是妈妈家乡,马来文叫 Selama,永远的意思。

司南马在霹雳,过了槟城大山脚,
再驾车一小时左右就到了,每次新年都在这里度过。

今年我打电话问妈妈可不可以不回?说很闷,
妈静默了几秒,然后幽幽的告诉我,
今年只剩两个舅舅回来,其他阿姨表哥姐全都不回了。


。。。。。。。。。。。。。。。。。。。。。。。。。。。。。。。。


以前很喜欢回外婆家,因为有表弟表妹陪我玩闹。
记得每次过年前,彼此已开始兴奋即将见到对方。
慢慢长大了,大家却开始生疏起来。
拍拖的拍拖,结婚的结婚。忙工作,忙未来,彼此变得越来越陌生,
曾经的喜欢,现在成了苦闷的出差。

“ 外婆已经九十多岁了,回得一次是一次。”

妈妈在这里度过年少时光,家里太穷,外公又太早去世,留下十二个孩子和外婆,
她只读到小学五年级就要出来做工养家。


。。。。。。。。。。。。。。。。。。。。。。。。。。。。。。。。


结果我们还是回了一趟。

司南马很小,几排店屋,一两新村和山芭。
每次回来只能在闷热的板屋里呆到晚上,没有电视机和任何娱乐。
忽然想起小时候玩意儿可多了,我和表弟表妹去河边抓孔雀鱼,
去邻居家玩小鸡和小白兔,去学校草场胡闹,一玩就玩到太阳下山,
每次都嫌时间太短,到了晚上还在玩,玩烟花,放鞭炮,去后山抓鬼,抓萤火虫。

怎么长大后反而无聊死了?






司南马还是很小,店屋来去就那几间。
以前可以游泳的河流,现在变成臭水沟,别说鱼,我看四脚蛇也难生存,
邻居不再像以前那样门户大开欢迎几个死小孩了,
萤火虫消失,政府也不准许我们放炮。

曾经一起嬉闹的表弟表妹全都结婚,剩下我。


。。。。。。。。。。。。。。。。。。。。。。。。。。。。。。。。


每次回来,外婆就静静坐在藤椅上发呆。
她现在跟舅舅们在新加坡生活,大家一早脱离了贫困,丰衣足食,
也许舅舅们都不愿再记起过去苦哈哈的日子,
可是外婆念念不忘的,还是这个生活了半辈子的老家,
她很老了,唯一的心愿就是每年可以回来家乡一次吧?


。。。。。。。。。。。。。。。。。。。。。。。。。。。。。。。。


人总爱怀念过去。
就算回忆里掺杂很多伤痛,时间一久,曾经的痛苦也会被美化,
外公什么也没留下,除了一堆孩子,
还有这间他亲手一板一钉敲打出来的板屋。

而外婆在思念什么?

大家结婚了,为自己的家庭和生活忙碌,不再有人记得这里。
记得小小的司南马,记得河流,记得萤火虫,记得我和表弟的嬉闹。

如果有天外婆离开了,还会有人回来吗?
没有了外婆,没有了回忆,司南马还是不是那个永远的司南马?

我选择回来,因为这里是妈妈的回忆,
这里有她难过的过往,也有她最幸福的回忆。
如果有天,我已经老得不能再行走,
我希望有人也一样带我回到家乡,那永远的家乡。



5 comments:

  1. 年初二那天我回了舊家。找到了一些流散的回憶。
    然后,再到阿姨家,那是外婆過世之后,媽媽和她兄弟姐妹每逢過年必聚集的地方。那里有點悶熱,汗一直流。可是我還是窩在一角翻看舊照片。媽媽年輕時,阿姨們舅舅們年輕時,外公外婆年輕和年老時,還有我們小時候,表兄弟姐妹一起慶生一起玩的照片。曾經那么親,長大后都無可避免的生疏了。

    媽媽阿姨和舅舅的回憶,都只能是照片里的人了。生動但不立體。

    所以,如今,你依然可以陪你媽媽回到她的家鄉,應該慶幸的。至少在那里,還有你的外婆。

    anyway,等你老kok kok時,你不止會希望有人帶你回家鄉。那時候,你也許就是那個在家鄉,等著子女兒孫回來的人了。(你可以想象你變成每年電視廣告里的那個老阿伯嗎?就是要在過年時才等到子女兒孫回來。。。。)

    ReplyDelete
  2. 新年已经越来越没有气氛了。到了下一代,新年也许只是假期休息。

    ReplyDelete
  3. 其實。。。。是真的咯。
    氣氛一年比一年淡。

    我還以為是我心情不一樣了。以前很開心的。
    但是今年。。。。奇怪的咧。
    好懷念以前的咚咚將,爆竹聲,煙火,仙女棒(啊,仙女棒~),還有那種丟在地上‘pop’一聲的。。。(忘了叫什么名字)。。。哈哈。

    ReplyDelete
  4. 我的老家,比你笔下的司南马还要小、还要Ulu;然而,我们几个兄弟姐妹还是每年新年都回去。小孩很多,闹哄哄的,虽然有时吵得叫人心烦。但,我觉得这样的热闹,尤其是新年期间,绝对是一种很大的幸福呢!

    ReplyDelete
  5. 安爸的老家在那里呢?我想,家,都是每个人心里深深的依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