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7, 2016

從深夜到白晝畫室




我是因为一则副刊的散文找到老师的。

有涉足美术和文学圈子的人都知道龚万辉,
就像娱乐圈某些有江湖地位的歌手吧,
他们也许不是天王巨星,但绝对有一席之地让人景仰,
龚万辉属于这类。

他在副刊写一篇文章,
记得是什么 《 我的深夜画室 》之类,
说他晚上教画画的故事,
才知道他有开班授课,上网打几个关键字,就找到老师了。

网络真的好可怕。。。






老师很低调,画室连招牌也没有,
只贴了一张白纸写着 Art Duet,随便到,
但我喜欢,觉得有个性。

地点遥远,花了四十五分钟抵达一处冷僻店屋,
那时已是晚上,还以为自己来错了。

首天上课,紧张,兴奋。

那么大个人第一次学画画,
看到老师时有点小粉丝心态,( 翻白眼 )
当然,我不会表现出来,扮酷。






不知不觉上了差不多一年。

有时太忙,有时懒惰,就会停课一个月,
也没有时间复习,所以基本上。。。
进步没有很大。。。惭愧。。。

老师不愧是老师,( 废话 )
看他随手几笔画出非凡的作品,我要修改几遍才象样,
上课后发觉自己不会画画,之前都靠天分过关。

老师说我有天分,只是没有基本工,
这句话别人说就算了,老师说来特别有力,
当然,我一如既往的扮酷到底。






可以重拾画笔,心感恩。

自小懂画画,大概两三岁就在报纸上涂鸦,
但画画这东西没有人会觉得有出息,
最多只是觉得还不错啊,好棒啊,
没人会鼓励你以后成为画家的。

懦弱的我选择放弃。

从来没有受过正统的训练,
一直都把这份喜好随意放置一旁,
不敢说要成为画家或什么,
但内心总有一股细微的声音在说话。

你不是你。你不是你。你不是你。






半途加入,一来就画人物肖像,
画眼睛,画鼻子,画嘴巴,画头发,
这些寻常事物,让我像个孩子般的开心。

很久没有画画。

我素描不错,但上色有待加强,
水彩这玩意儿知易学难,
那些水不受控制的流向预料不到的方向,
有时会得到意想不到的绮丽,有时却是场灾难。






一开始是上深夜的课,
放工后从公司赶来,每次上完已经晚上十点,
回到家十一点,太累了。

于是今年开始转去周末早班,
从人像转去风景。

画山川,画石头,画海浪,画树,画云。

不管是深夜还是白昼,
画画让我暂时把忧愁和压力抛开,
生活遇见压力和挣扎的时候,
来到画室,把七彩颜料渲染在洁白的纸上,
那些不愉快也就这样稀释,融化了。

老师,我会努力复习,
可以叫你老师,真好。



5 comments:

  1. 水彩真的很难抓摸,读广告时最怕水彩。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世界上没有什么是容易抓摸的。尤其是自己。

      Delete
  2. 啦啦!
    你去学画画了!我从去年想到现在都还沒去!好久没上来这里了。好像忘了怎么写字了,没关系我看你写的好了。哈哈!
    有机会我们一起画画啊,虽然我是乱画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老刘,我写得好寂寞。
      不知我们会否有天相遇。呵呵

      Delete
    2. 一定会的。我去KL时可以喝茶然后画一张。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