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ly 16, 2016

日光之下

聚会完毕,丽丽走来说唐米豌去世了。

虽说断断续续听闻她健康每况愈下,
但知道她走了还是惊讶。

我跟她不算认识,只在教会见过面,打过招呼,
丽丽比较厉害,对她照顾,无微不至,
一直邀请唐米豌来教会活动,读圣经,
后来因为健康和性格问题就搁浅了。

唐老师性格刚烈,爱恨分明,容易得罪人,
这也间接造成她往后离群独居。

跟她有过一面之缘,去了送她最后一程。
丧礼冷清清,也许不多人知道她死讯,
家属只一个哥哥出席,其它都是唐老师干女儿在打点,
现场大概二十几人,没有看见生前的几百个粉丝。

找来一个素不相识的牧师主持,
因她希望死后用基督教仪式,
牧师问有谁愿意分享唐老师?四周噤若寒蝉,
只有丽丽走向前分享关于她的点点滴滴,
看得出来她很爱这位朋友。
火葬之后,一位老安蒂走来感谢丽丽为唐老师所做的一切,
说着说着就哭了,丽丽的好心肠有目共睹。

我问丽丽还好吗?她说很感慨,
有点自责当初应该坚持送她去医院。

我没有悲伤,不过心情却也有点沉重,
人的一生庸庸碌碌,汲汲营营,为的是什么?
唐老师一辈子曾经坎坷,也曾经风光,
最后离开的时候,什么也带不走,
但愿她已放下仇恨和世上的劳苦,前往光明,
与慈悲的上帝同在。

其实想对丽丽说毋须感叹,
她对唐老师的爱,激发我沉睡已久的心,
回来后,反复问我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


传道书 1:14
我 見 日 光 之 下 所 作 的 一 切 事 、都 是 虛 空 、都 是 捕 風 。
彎 曲 的 不 能 變 直 ,缺 少 的 不 能 足 數 。 

2 comments:

  1. 知道这个消息,有点惋惜。我一直都有看她的文章,之前看她还在脸书上蛮活跃的。望她安息。

    ReplyDelete
  2. 是的。我也感慨。可是另一方面,觉得她已经解脱了,我也为她开心。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