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28, 2016

曾經說要和她去西班牙




融,收到你的礼物了。

没想过是一本笔记,喜欢。
在这科技年代,我依然每天写字。

那天我发现自己好像电影《 2046 》的人,
身体搭上列车去了未来,心,却遗留在过往。

日以继夜的写着什么昔日。

你呢?是活在当下吗,
抑或去了未来,回到过去?

恍惚记起我俩曾经通过 e-mail 聊了好多,
聊什么不太记得,后来电脑出问题,
一并把我们的对话也删除尽净,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般,空白。

我在列车上,忘了下站。






我们之间好似充斥着某些共同点。

依稀记得你说自己是个很混乱的人,我何尝不是,
快四十岁了,人说四十不惑,还有几年我就四十岁,
到时惑不惑不懂,我可以确定至今我依然在流浪。

“ You Get To Decide What To Worship。”

融,我好累,我真的很想 decide 生命里的某些事物,
那种飘飘浮浮的感觉不好受,
你至少决定了去德国,我还在混混噩噩当中。

七月了,连还爱不爱她,我都已不确定。






你有没有试过每天起身都问自己在干嘛?
去那里?为什么在这里?我是谁?
然后莫可奈何的依然日日 “ 干嘛 ” 去。

曾经以为我会成为一个歌手,一个画家,一个旅行家,
或者一位好老公,好儿子。

说到这,我连你是嫁人了还是怎样都不懂,哈哈。

可能我们享受这样的友情,不靠近,也不远,
心灵相通的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

“ We Become What We Think About。”

我没有做过我自己。

我努力的做一个儿子,一个男友,一个大哥,一个好员工,
我没有努力的做过自己。

那天,我发现我不会唱歌,不会画画,不会写字,不会旅行了。
唱什么?画什么?写什么?旅什么?






曾经有一个她,
我们说好一起去西班牙,
去堂吉诃德的故乡,康舒格拉  -  Consuegra,
一起吹荒原的风,看纯白的风车转动。

然后的然后,
我们打死不相往来,
一种比陌生人还陌生的距离。

至今,我依然不明白爱情,
融,你说是不是有些人不适合爱情?

你去过康舒格拉吗?我一直说要去西班牙,却一直去不到,
那个曾经的她已经去了,还越飞越远,我却滞留原地,
今天发现,原来我在用我的颓废来弥补对她的失言,
用我的不振来对她说对不起。

我们啊,都是软弱的孩子。

列车已到站,是时候换另一班车了,
行文至此,我想该是时候下车,
爱就爱,不爱就放手,莫恨。

“ Start Where You Are,right? "

谢谢这份来自西班牙的礼物,我将带它离开荒原,
我们都是脆弱的大人,我们都是坚强的孩子。

祝福我好吗,融,真心祝愿你安康,喜乐。

11 comments:

  1. 有点灰灰的哦,加油,我的朋友!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的,我会的。谢谢你,我的朋友

      Delete
  2. 好好看的筆記本哦!

    西班牙一直都給我很“藝術”的印象。
    所以才會有像高迪那樣的藝術派建築師的出現。
    我沒去過康舒格拉,但去了馬德里和巴塞羅那。
    才在前幾晚而已,我又夢見自己去了馬德里。

    啦啦啊,在快要四十的時候,要好好做一做自己哦。
    不然會更空虛下去的。

    ReplyDelete
    Replies
    1. 放下执着,自己也开朗了,作茧自缚从来是自己

      Delete
  3. 现在开始努力做好自己,也不迟。

    ReplyDelete
  4.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5. 加油!努力的人永遠不會是遲的哪位~

    ReplyDelete
    Replies
    1. 谢谢薰衣草。会的。人总需要勇敢生存。

      Delete
  6. 啦啦,老刘回来一下下。。。不知道要说什么,总之快乐不快乐我们都要走下去。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啊。我这样跟自己说。
      够了。生命是自己选择的。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