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16, 2010

只为一片空寂




以色列人亚米查跟我搭同一班车。
人迷迷糊糊的,好像什么都不懂,帮他买了车票,才发现他已经流浪一整年。
所谓大智若愚吧。

买了票,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蒙古是他最后一站,我的第一站。
我说今生最想去以色列,他说最想去马来西亚。两人笑。

晚上九点,前往乌兰巴托的火车准时开跑。
不会看西里尔字母,几番周折找到自己的车厢,那列车长对我说着陌生言语。
从这里开始,对货币,天气,语言的认知从中国式切换为蒙古式。

一路星光相伴,车窗外无垠黑暗,我在列车的走走停停中睡去。

啷~啷~锵~锵~ 身体随着轨道缓缓摇摆的频率,左右摆动。
在摇晃中睡去,也在摇晃中醒来。
醒来但见朝阳初生,才 5 点?窗外,无边无际的广袤立时把心魂掳去。

一无所有,一大片的空寂呀。
千里迢迢,原来只为一片空寂。
倚在走廊,呆呆望着如此空旷大地,心想,这才只是开始。

亚米查脸上是藏不住的欢愉,对我诉说他喜欢这片大地。
“ Look,It's Empty。”
“ You like it for it's empty?”
“ Yeah。。。It's Empty。”

不想说话,也不想思考什么。如亚米查所说, “ It's Empty。”
千里迢迢,只为一片空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