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8, 2010

遗忘,边境




卧铺车把我的位子排在最后面,
窄小的位子够我塞进半只脚,却不能够塞进包包。
引擎在耳朵旁,车子开动,引擎声响彻天际,
一路伴我来到了中蒙边界,二连浩特。

凌晨 5: 30,天空亮得像似早上 9: 00。
寒冷早晨,我发着抖,遍寻不着车站入口,
多得一对善心蒙古母女解路,顺利买到车票。

我将从这里过境到蒙古的边城,扎门乌德。

每个边疆小镇几乎都一个样:荒凉,孤寂,总是被人遗忘。
人们来到边城为了过境,不会旅游,更谈不上逗留。
也许我的家乡也在边境,于是对世上每一个边境,总带着一股莫名的乡愁和不忿,
乡愁来自寂寞的街遽,不忿来自被人遗忘的委屈。

二连阳光晒,风却大又冷。我把外套拉高,遮阳也挡风。
作为行程第一个边城,宽阔荒凉的街道为接着的蒙古之旅作了预告篇。

来到扎门乌德已是午间,
七点开往乌兰巴托的火车位经已卖光,剩下九点的票。
坐在月台上稍作喘息,刚才从中国过境这里的混乱感还挥之不去。
环顾四周,没有了中文,
连英文也消失了踪迹,
取而代之是俄罗斯统治后留下的西里尔字母。

C 是 S,P 是 R,3 是 Z,Y 是 U,我是混乱。

点餐点了半天,比手画脚,最后在白纸画出一盘饭,一碗面。
有趣的,我想。
初到蒙古,时光的轴要往后推,这里天黑得慢。
吃过晚餐,傍晚八点半的天空叫我错觉才五点半。
车站广场有人练舞,一群孩童,手舞足蹈,悦耳的蒙古歌曲穿在耳边,
无聊的等车时刻得以暂时解围。

我们的火车绿色的,九点钟晚上,耀眼的蓝天衬托得车厢格外靓丽。
明天醒来,我将身在另一个陌生城镇。
作为把我送往一个又一个主要城镇的边城,我偏爱的不曾遗忘过它们。



2 comments:

  1. 呵呵,最后的两张一上一下照片放在一起后很有具体感。刚看到时,我还以为怎么有火车是双层的呢。
    期待你更多的游记。

    ReplyDelete
  2. 哈,误打误撞。一开始放时没想过这样,结果撞出意外的火花。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