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0, 2010

Empty

路上第一个加油站。


今天才算真正的蒙古之旅吧。
上路不久,俄式风味的城市风貌很快就消失。
路旁打了油,接下来的行程再也看不见柏油路的踪迹。

亿万年的孤寂,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俄制吉普车还蛮舒服。虽说一路颠簸,气候炎热,终究是来到了。
不想说话,不想思考,不想听歌,不想下车拍照,不想高谈阔论。
想起亚米查的话:“ Empty。 ”

除了草原,再没有什么。

我的蒙古没有马上奔驰,没有雄鹰翱翔,没有书上形容的蒙式热情,
没有看到蒙古人的豪迈待客。
没有 - 没有,全没有。

空的,除了草原。

这片辽阔要延伸到那个纬度?蔓延到什么穹苍?
怎地无穷复无尽?

稍稍回头,已是百年之身。我,以为自己能够没有什么。
但愿除了自己和草原,再也没有什么。



3 comments:

  1. 有 啦 , 即 使 那 里 没 有 什 么 , 你 仍 然 有 许 多 人 的 祝 福 关 怀 同 去 .

    ReplyDelete
  2. 就是那片什么都没有,让我深深着迷。

    ReplyDelete
  3. 也许,我们的生命“有”太多了。于是对“没有”着迷。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