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2, 2020

封國日記_Day 66




放假两天了,
我也灵魂出窍两天,瘫痪在家。

那么忙的一个月,好像发了场梦,
可噩梦在假期过后依然会延续,
即是如此,至少此刻让我安恬片时。

昨晚安排了和同事们的网上喝茶,
都是谈得来,要好的同事,
一上网,大伙立马叽里咕噜的说个不休,
似乎压抑了好久的心情,此刻炸开锅,
各种投诉,各种不满,虽然说坏话很不好,
但大家都那么熟,也不顾忌了,
抢着说某某某不好,各种八卦满天飞,
笑得前俯后仰,我讨厌的人,他们比我更讨厌,
整个过程好疗愈的说,看来说坏话是种 Theraphy。

过了一晚,今天心情峰回路转。

莫名抑郁,虽是假期,可那里也不能去,
闷在家里对着墙壁,担心家人,
妹妹喉咙痛了几天,这种时期难免疑神疑鬼。

对于未来,对于工作,对于自身,对于家人,
之前工作太忙碌,根本没时间和自己好好相处,
现在一得空,铺天盖地的空虚忽然席卷而来,
把我淹没在深蓝海里,觉得活着不懂什么意义,
想哭,哭不出来,这是不是无病呻吟?似乎我不该抱怨。

晚上 C 信息,告知我挚爱的 auntie 因为忧虑得了抑郁症,
几天睡不好,吃不下,赶忙打了电话给她,
荧幕那头看见她哭,跟我说过得很不好,很想我,
我也哭了,安慰她一切都会过去,我们都会好好,
不要担心,我爱你,要保重自己好吗?
等疫情过去,一定来看你,两人在电话里流泪,
终是哭出来了。

I thought I was fine,but I'm not,Lord, what should I do?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