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9, 2018

嘮叨與沉默




年轻时期,每次驾车,如果爸爸坐在旁边,
我就会非常烦躁和压力,因为他会不断纠正我的各种驾车习惯。

不要一直踩牙。

快点换 free gear。

一开车就要立刻转二号牙。

驾出去一点,太边了。

反正最后我都会很生气的顶嘴,说他不信任我,
爸爸继续嘀咕,我闷闷不乐的驾回家,说下次不要跟他同车。

上个月爸爸下来看宝宝满月,之后我建议载他回乡,
父子 40 年,似乎没有这样跟爸爸两人单独相处在车里那么久。
6 个小时的车程,大部分时间两人都很沉默,
一来不爱聊天,二来爸爸耳背,跟他说话都要吼的,于是彼此安静。

爸爸这次没有再唠叨我的驾车技术,其实后来的几年,爸爸已经不再唠叨了,
可能是我的驾驶技术进步,可能是吉隆坡的路他不熟,反正他就停止了。

我问他为何整程都不睡觉,他只是笑笑,说坐车不习惯睡觉,
然后问我,还有没有钱用?要不要拿一点钱过去?
我说不要啦,都那么大个人,怎么还当我是个刚出来社会的小孩。

回到家乡,他就忙工作了,
但不忘为我打包食物,虽然我已说可以自己搞掂,
我们沉默的在客厅看电视,沉默的吃早餐。

因为有事要早回,匆匆呆了两天就離開,
要避开塞车,趕在凌晨 6 点出门,
爸爸很早起身,在门口送我然后回去睡过。

一个人驾车回来吉隆坡的路上,
我忽然明白爸爸过去的唠叨和现在的安静,是为什么了。

2 comments:

  1. 一却都是为了爱呀!
    久违了,啦啦

    ReplyDelete
    Replies
    1. 老劉,我好開心看見你,我以為全世界剩下我在寫blog而已。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