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6, 2017

和你沿著護城河漫步




你电话坏了,没钱买,于是我们忽然断去联系。

“ 小哥,我暂时借老板的电话,你看到我信息吗? ”
再次和你联上已经是三个月后的事。

三个月内,你离开腊戌到了仰光,做翻译员,
家乡的店在大嫂没有通报你的情况下卖掉,
家富的妈妈忽然去世,德忠到了泰国,而我和她终于甘愿分手。

“ 发了疯的找你。 ”
“ 我真难过,小哥最痛苦的时候,我竟不在。 ”
“ 以为你谈恋爱,忘记小哥了。 ”
“ 你知道这种事情的机率几乎为零。 ”

除了印度,缅甸是其中一个总会莫名浮上心头的名字,
无以名之的感情,前世的乡愁。

“ 你几时结婚? ”
“ 我和他暂时也分开了。 ”
“ 干嘛。 ”
“ 小哥,我真没有难过,反而觉得很放松。 ”
“ 其实你真的没有那么爱他。 ”
“ 这世界最了解我的还是小哥。 ”

两人谈了整晚,
似乎要把三个月的事情一次说完,
谈当时一起约好去的印度,
看那劳甚子的印度眼泪,
分手没有让我失魂落魄,失去你的消息,
我彷徨失措了三个月,怕你有事。

“ 这世界最爱小哥的当然是我,小哥你也是吧? "

我们可以毫无忌讳的说这些话。

“ 你说别人会不会误解我们? ”
“ 关我屁事。 ”
“ 如果有天我先离开世界那小哥你怎么办? ”
“ 到时候再说呗。 ”

你依旧大嗓门,还是那么多话,
说你在新工作如何被重视,
我嘴角上扬,你好好的,我就开心,
浮躁了几个月的心情,今晚安静下来。

我想起那天在瓦城,阳光明媚,微风徐徐吹送,
你和我没有烦恼的沿着曼德勒皇城外的护城湖走,
说着很多无聊的笑话,坏话,疯话,
而你从来不会知道我在这里这样的写着你。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