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1, 2017

烏本橋上,烏本橋下




小妹和我没有选择浪漫的日落时分来,
反而在日正当午到访。

太阳好大,但风很凉,
于是也不觉得难受。

乌本桥,世界上最古老也最长的柚木桥。

仿佛有了 “ 世界上最。。。 ” 这个称号,
再普通的东西也忽然镶起了金边。






雨季过了,河床干涸。

人们在河床上骑单车、耕田、做买卖、孩子在玩耍;
我们眯着眼睛,在大太阳下散步。

“ 这桥很普通嘛,干嘛那么多人千里迢迢跑来看座烂桥。 ”

本想娇情的访古寻幽,
这不识货的家伙一路吐槽,我猛翻白眼。

桥的金边就酱给她拆掉。






给她说着说着,对这桥似乎也无感了。

可桥下风光明媚,
有一种美丽叫日常。

对于他们,这就一座桥,
一座日常不过的桥。
不是旅游胜地,不会想要为它吟一首诗,或拍帧照片。

划船、撒网、抓鱼、走路、工作、上学;
承载着生活的一座桥。

生活啊。
活生生的活着的我们。






桥很长,中间有亭子遮阴。

小贩卖着食物,情侣在拍拖,
怎么不是上班时间吗?那么多人像我这样闲荡。

有个小孩跟家人走失了,
惊慌的在桥上哭,找妈妈,
不知为何无法看小孩哭,会心揪,
尤其那些跟妈妈迷失的,更让我忍受不住,
仿佛我就是那个无助的孩子。

想上前帮他,不会缅文,
小妹阻止,说别多管闲事,可他只是小孩啊;
一些小贩也叫他来坐坐,别哭,
孩子那里肯安静。

尔后,孩子的哥哥出现,
原来哥哥贪玩,自己骑单车跑开,忽略了弟弟;
找到哥哥,小孩哭得更凶,
两个小人边闹边走开。

心安了。

不然我不知要怎样离开这里。






想念家里的小瓜。

想他的小手,想他的眼睛和头发,
一切一切。

刚刚可能给那孩子勾起了思念。

小妹问她是不是很无情,
她对孩子没我那么爱心,
我说可能我的感情比较外露,你深藏。

走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终于看见河水,
河也不深,人们站着撒网,
我们靠在椅上遥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废话,
小妹不停唱走调的 《 千年之恋 》,

好听不,小哥?

难听死了。






我想,没有选黄昏来还是对的。

黄昏时,将挤满游客;
每个角度被摄影大师霸占,人声喧哗。

现在只有鸟声,风声,远处的人声,
还有我俩无聊的笑声。

没有人研究这柚木是有多珍贵,
没有人在乎这桥是有多古老,
没有人理会这里是多浪漫。

小妹说跟我在一起根本就不浪漫。

我说下次才不找你去这种地方。






桥上生活,
桥下生活。

我在活什么。

我在活吗?

你在活什么。

你在活吗?

肚子饿了,我说。
那找东西吃呗,妹说。







桥下有餐馆,人们吃着河鲜,
看连续剧,哈哈大笑。
我们选了位子坐下,天气热得懒惰说话,
瘫软如死蛇。

还以为自己将如何为了此桥感动,
没想会是如此结局。

但这种日常生活,
比起那些 “ 震撼人心 ” 的美景,更叫人回味。
喜欢缅甸,想是因为这里的人依然懂生活,
她在跟我说,好好生活。

小妹叫了一堆的食物,还有啤酒,
哥,待会儿你付钱。
这就是生活,妈的。



5 comments:

  1. 这里我还没去, 优美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的 很美
      每个地方自有美丽之处

      Delete
    2. 希望有缘可以再去

      Delete
  2. 上次去了仰光,发现缅甸其实好漂亮,
    马来西亚人通常被缅甸就是外劳大国的窠臼所规范,
    可惜上次时间太短,除了仰光之外没有去其他地方,
    看了您的这些照片,
    也让我好想再去一次缅甸,去乌本桥,去蒲甘。

    ReplyDelete
    Replies
    1. 除了印度,这是我的第二最爱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