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3, 2016

阿母




一直记得那画面。

当时我才六岁( 或七岁? ),总之很小就是,
黄昏向晚,母亲在客厅打扫,我坐在沙发上看她扫地,
看着看着,忽然嚎啕大哭起来,哭得那么伤心,
母亲以为发生什么事情,赶紧跑过来,
年幼的我抽抽嗒嗒,一把泪一把鼻涕的问:

“ 妈妈你会死吗?如果你死了我怎么办? ”

母亲听了笑骂傻仔,在想什么啊,妈妈没有死啦,
死了谁照顾你,然后拍我叫回房间躺,不要打扰她扫地。



。。。。。。。。。。。。。。。。。。。。。。。。。。。。。。。。。



时光,忽悠忽悠的晃过了,
傻仔现在成了傻佬,没什么大成就,也冇穿冇烂。
现在回想,真不懂六岁人仔那么小的脑袋瓜,何出此念头?
我又是从那里得知生与死?

从小我就是个胆小的人。( 现在如是 )
第一次去幼稚园,我哭天抢地,搞到母亲要站在课室外陪伴,
站到我不哭才回去,好不容易毕业,上了一年级,照哭。( 天啊 )
母亲当时是不是觉得这个孩子烦透了?

我像妈妈,感性,易哀愁,大情大性,
音乐和文字的天分都是遗传自她,( 爸爸不大识字 )
爱哭应该也是吧?虽然我都是私底下偷偷流。

那时,我们常常黏在一起。



。。。。。。。。。。。。。。。。。。。。。。。。。。。。。。。。。



今年阿母生日刚好在 K 城,特地留她庆祝,
我弱弱的发了信息问妹妹,妈几岁了?答曰六十五,
可见这个儿子多么的不把妈妈放在心上。( 悔 )

母亲像一条沉默的小河,不喧哗,静静流淌,滋润着草原和树。
她从不要求草要多绿,树要多高,
无怨无悔,日夜灌溉,只求他们健康快乐的生长就好,
那么多年来,草原和树的确很快乐的做着自己。

我有一个世界上最纵容我的老母,
那么大个人,不结婚,不买房子,没啥成就,
把钱都花在旅行上,只会整日价晃荡,
她担忧,却从不过问。

我们越来越少黏在一起。



。。。。。。。。。。。。。。。。。。。。。。。。。。。。。。。。。




亲爱的妈妈,我也许无法给你荣华富贵,名成利就,
但我知道你根本不在乎,你只要我们简单快乐的生长。

生日快乐,我爱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