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7, 2015

那些消逝了的歲月,彷彿隔著一塊積著灰塵的玻璃




去了石板街。

凹凸不平的石头铺成一道上坡路,老老旧旧的,
在 “ 整齐 ” 的中环闹市中,散发独一无二的 “ 不规矩 ”。

生活似乎越来越 “ 整齐 ” ,
有时让人无来由的怀念起 “ 不规矩 ”。

上班时间,游客不多,静静沿着石板往上走。






石板街原名砵甸乍街,乃 Pottinger Street 的音译,
相比台湾,港人的翻译带有 “ 抵死 ” 和 “ 盏鬼 ” 的意味。

仿佛每个海外华人成长的养分,
一半来自台湾,另一半来自香港。

我的香港养分从周星驰,TVB,四大天王,再到劲歌金曲,
当时偶像是王菲,学粤语歌是从她的歌开始,
尔后才知她的广东话不算正,女友总笑我粤语不地道。

《 花样年华 》在这里取景。






今生看过最多遍的电影就是 《 花样年华 》,
总觉自己像个生错时空的旅人,迷恋着 60 年代。

老爷车,用饭格外带食物,头顶风扇慢吞吞的转,飞机头,迷你裙,
似乎那些个湮灭在历史河流里的碎片才是我失落的灵魂与躯壳,
电影里昏黄的街灯,凄迷夜雨,云吞面档口袅袅升起热气,
张曼玉和梁朝伟在这条路上一次次相遇,一次次分离。


“ 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


无怪乎莫名其妙的喜爱这条街,从踏上第一块石板开始,
那原是梦里反复走了无数次的场景。






不知道来中环干嘛,一不血拼,二不寻美食,三非剧迷,
石板街是个惊喜,无意爱上无意之发现。

路边有家制作信箱的老店铺,朴实无华的信箱挂在铁闸上,
让人想起写信的日子,还有人写信吗?
后来我们是怎么变懒了,懒得写下只言片语,懒得说想念你,
科技一日千里,每句发出的信息轻得没有一点重量。


“ 他一直在怀念着过去的一切,如果他能冲破那块积着灰尘的玻璃,
  他会走回早已消逝的岁月。”


身旁路人鱼贯而行,我于是坐在石板上写信,写一封给你的信,
没写什么,无非一些琐琐碎碎,关于我,关于你,
一些旅途小事,一些你我忘了的,消逝如尘埃的点滴,你收到吗?

写我最近读什么书,写你爱看的戏,写一句好久不见。



4 comments:

  1. Replies
    1. 这次没有去澳门,下次会去看看~

      Delete
  2. 好一句整齐的生活,哈哈哈;太整齐的生活不好,会把人变懒。

    我当年的偶像是王靖雯,不是王菲。:)

    ReplyDelete
    Replies
    1. 所以你从整齐的新加坡去了不规矩的非洲。我很欣赏你的决定,这也间接的给了我很多勇气去追梦。加油,期待你更多的故事。 :-)
      BTW,其实我也是先喜欢王靖雯才喜欢王菲的。哈哈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