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3, 2015

給鯨的一封信

亲爱的鲸,

好像没有真正写过信给你,都是你先写给我。
生活很吵,太多声音,无法安静写东西,你的生活安静否?
写这封信的当儿,我家就充斥各种小孩和女人的声音,
吵乱巴闭,结果我 “ 暴怒 ” 大喝一声,众人鸟兽散。( 可怕的我 )

我们何时认识的?

忘记了,记忆力不好,有一段时间似乎很熟悉,
然后你忽然又消失,或我忽然不见,( 去了流浪 )
两个相异的家伙,莫名其妙,连在同一条线上。

上帝的剧本。

不是吗?祂的舞台剧永远没有人知道结局和后续发展。

今天想写些什么。

不懂要写什么。

三月收到你信的时候,我正低潮。
你说我像风筝,抓不住,我想了想,实在贴切。
风筝没有心的,所以总是轻飘飘,少了重心,跟随风的影子飘荡,
鲸的沉重碰上啦啦的轻盈,两个世界。

可还是碰上了,可能都属于海鲜类吧。( 笑 )
然后跟你沟通这段过程,低潮就过去了,
所以我想其实是你救了我?

没有想过今年会结果子,更加没有想过果子是你,

然后我说我忽然不懂要怎么跟你在网络上写信了,
因为后来我们都很不网络,差不多每天都有通信息,
于是我不知要用电脑打一封信给你是干嘛。

还是想说记录下吧,值得记录啊,
就千言万语。。。一言难尽。( 我在写什么? )
昨天你跟我说自己信心不足,好像没有那么相信耶稣,
一听那语调,仿佛看见当初的我。

情绪化的我,自信不足的我,很多问题的我,
伤害别人又伤害自己的我,想要离开的我,满身疤痕与罪孽的我。

怎样,听起来熟悉吗?

我不知逃离多少回了,一次一次的背叛,
然后,祂一次一次的迎接,一次一次的包扎伤口。

所以对于你的怀疑,我处之泰然,有其树必有其果,放心,会好的。( 再笑 )
没有什么太感性的话想说,因为已经过去,知道你在祂的工作里,
于是我安心了,我的工作已经完成,是祂找到了你。
你相信吗?是祂找到你,愿意不愿意,喜欢不喜欢,要或不要,接受不接受。

是祂先找你。

感谢是祂先找到你,也让我找到我自己。

也许没什么表示过,但真的好开心你不再是我的朋友,因为,
你。是。我。的。弟。兄。( 后悔经太迟 )
从此这条窄路,你不孤独,送你一段我很喜欢的经文:

“ 诗篇139:我若展开清晨的翅膀,飞到地极,就在那里,你的双手也必引导我。”

那时人在异乡逃避,读到这段我泪如雨下,
就算飞到世界尽头,祂的手不曾放开,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紧紧抓回祂的手,仅此,而已。
看到吗?祂笑得多开心。

啦啦笔。

5 comments:

  1. 謝謝啦啦你的嘔心瀝血之作。
    原來我們之間存在著那麼多的形容,表示我們對彼此的感覺很真實,才能具體的描繪成一個東西。

    是的我們現在是弟兄了。
    在你寫好這篇之前,甚至我們通了電話,也才知道原來我們彼此療癒,不知道生物學家們是否有那麼一套啦啦和鯨魚的相互作用理論?我很好奇。但是很感恩,我能夠扮演那樣的角色。。。

    啦啦,你走了那麼多的路,而我好像才剛起步。我們或許可以各自的行走,也或許某天一起走。說這話,因為要向你看齊,至少可以去更遠的地方。

    我們都是軟弱和有限的,所以不要灰心,我像你你也像我,我們需要持續的相聚鼓勵。雖然我們各在不同的海域,但我相信我們感受的溫度是一樣的,有時冷,有時暖。

    要開心,也要沈得住氣(因為你是暴君),要學習的很多很多。在認識神之前我覺得活著實在沒什麼意義,如今因為神我知道了活著就是要榮耀祂!我們一起努力!

    放心,我還是會繼續煩你,誰叫你是我的樹!

    鯨上。

    ReplyDelete
    Replies
    1. 原来你就是鲸...

      宝玲

      Delete
    2. 奇妙的缘分,你们竟然认识了。感谢神。

      Delete
    3. 哇,神的作为不可测...太神奇了,现是一家亲...哈

      宝玲

      Delete
  2. 關於平靜。
    那是多麼美的兩個字。
    像是沒有漣漪的水面照映藍天的紋路,一點破綻都沒有。

    有時候身體會告訴我們,是時候該靜一靜了。
    比如小病來了,就該讓身體休息,慢慢地呼吸。

    平靜多麼美好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