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3, 2015

小妹 • 壹

小妹说她分手了。

她回去缅甸后,日子朝不保夕的,还是谈了场恋爱,
腊戌生活时好时坏,但总也强过在大马当 “ 难民 ” 的日子吧,
至少有家人,有身份,无需日日提心吊胆。

小妹当然不是血缘小妹。
我们是何时开始互称小哥小妹?KH 说我们肉麻。( 我看他是嫉妒 )
她说她已经有大哥,二哥,三哥,就是没小哥,
所以就叫我小哥,我说小哥很娘,不要,她不管,自顾自唤小妹。

回去缅甸后,我们经常还是通 Whatsup,没有离开过酱,
缅甸线路实在很差,信息有时是隔了一星期才收到。

那边的种族课题比这里严重,会死人的。
小妹是华人,华人是缅甸少数民族里的更少数民族,
腊戌虽说是华人区,但其实也没有很安全,华人一直要自治,
跟政府打了几年还在打,那天她说听到家里几公里外传来爆炸声,整晚不敢睡。

当时帮她搞签证,申请遗失护照的过程烦透了,
移民局不搭理,警察厅不搭理,连她自己的大使馆也不理不睬。
跑了几趟我都忘了,跑到有点绝望,小妹本想偷渡,被我们劝阻不要,
和她一起走过的日子,有苦有乐,有汗有泪,
蹲在一群外劳中间等候当局呼召,我们竟然还有心情狂笑。

后来后来,终究是成功回去了,当中细节无需赘述,回到家就好。

“ 你走那天,小哥都不敢叫你,怕哭,死忍。 ”

“ 小哥你还忍得啊,我早就一边走一边哭啦,不懂几时见面。 ”

拜网络科技的发达,通过微信,Wahtsup 结果我们还是经常保持联络,
她有去教会,在中缅边界开了间衣服批发店,还做 Part time 司机,( 我的妈 )
然后又拍拖啦,后来一段时间,在电话听她哭诉对方怎样对她不好不好之类,
啊,讲回分手,她终于甘愿分手了,我说连白痴都看透这男人的真面目吧,够笨,
语气如哥哥在责备不懂事的白痴妹妹。

你本来就是我哥啊,她说。

今年本来想飞去缅甸,可是经济还有很多时间上的考量,
至今还没有下决定几时会再去缅甸,小妹,我们何时相逢啊?
相逢那天会是相拥而泣,抑或一如以往听到你声震天际的大嗓门啊?

5 comments:

  1. 没血缘关系但却能有纯粹哥妹之间的关心与心疼...这除了老土说一句是缘份还能说什么?
    除了种族课题在自身国家外, 国与国之间也挺严重...
    前阵子背包游, 当中在土耳其,发现部分的他们挺不喜欢中国人...

    不过原来是因为中国毒奶粉事件传开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嗯, 中国的形象的确不太好, 我去旅行的时候非常介意人家说我是中国人.....
      哇, 去了土耳其, 有没有文字或照片分享? 呵呵~

      Delete
  2. 我也要去去去去去去×灌水中

    ReplyDelete
    Replies
    1. 去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回水中

      Delete
  3. 昨天我看到Yao yao,她虽然不舍得丈夫孩子,虽然悲伤,可是她的脸是平安的,眼神很平静,没有哭天喊地,没有对明天绝望的神情,都没有,她还安慰我,叫我做孩子的干爹,说她一个人照顾不来,那一刻,我很感动,那一刻,我忽然就不哭了,因为在她身上我看见了 - 平安。神所赐的平安。因为有平安,她知道世上的愁苦只是短暂,她看到更好的盼望其实不在这里,不应该悲伤,乃是喜乐,因为我们已经找到了耶稣,还有什么好悲伤的呢?sean和tong tong回家咯。原来神所赐的平安就是这个意思,世俗的平安,人死就是死了,但借着神,我们现在知道,人死了才是生命的真正开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