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13, 2014

Lazlor




后来整理照片的时候,才发现和他在拉萨机场已经不期而遇了。

搭同一班机,机上那么少人,我们全然不觉对方的存在。
一直到 Check Out,我要找人共车前往 Thamel,这才发现彼此。
Thamel 找住宿,要省钱,两人又住在同一间房,彼此约法互不干扰。

他其实是匈牙利人,现在成了美国公民。
也许住在美国太久了吧,已经没有欧洲人的痕迹了。
可是又矛盾的不喜欢美国文化,一直在欧洲与美国的身份地位之间徘徊,
有点像我吧,不清楚自己到底是马来西亚人还是( 中国 )人。

他就如一般的美国人,爱高谈阔论,喜批评,
对亚洲充满各种天真( 或无知? )的憧憬,
他有欧洲人的深度( 只是偶尔 ),也有美国人自嘲的冷幽默,
这点让我可以接受,无法忍耐典型的美国人,他们太舌噪,太自我。

他名叫 Las,是个欧洲名,问我中文怎么念?
我说拉屎,继而狂笑,知道我狂笑的原因后,猛对我翻白眼。

跟这家伙也算投缘,谈国家,谈文化,谈宗教,
多数时候他比较多话,很吱喳,才来两天,就爱上一个日本女子,
回来后不断兴奋的分享她有多美,多特别,要跟她约会之类的,
轮到我猛翻白眼。

每次旅行都没想过要伴,在尼泊尔 26 天,硬是跟这家伙相处了 20 天。



10 comments:

  1. 我喜歡匈牙利人的熱情呢。
    今年年頭去過,非常喜歡那裡的色彩呀。

    ReplyDelete
    Replies
    1. 想去布达佩斯,想去东欧,想去好多好多地方。。。
      唉,旅行真的是一种病。。。。

      Delete
    2. 类似拉屎的故事,日常生活中難遇到。

      Delete
    3. 下班時倦容處處.......開不起拉屎玩笑.旅行時,在捷運里見到副副晚娘臉......

      Delete
  2. 这种相遇是一期一会,可遇不可求。

    ReplyDelete
    Replies
    1. 是的,旅途中,到最后,留下最深的都是那些人,那些事。
      非关风俗,非关景点

      Delete
    2. 即使往后不再联系也会想起那些人,那些事。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