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4, 2014

大佬




每次唱完歌,你都会拍我肩膀说唱得好,当我像一滩烂泥的时候,你要我去做领袖,
你把华文组 Retrip 交给我,叫我尽情搞,我说去流浪,你不阻止,只是说:

“ 国星,做你自己,看了世界回来告诉我。”

迟钝如我没有发现你的身体越来越差,今年你渐渐少出门了,
我还怪你少作运动,难怪身体不好,你找我花时间,我耍脾气拒绝,
K 说我在对你撒娇,我否认,回想,其实是的,你是我唯一敢耍赖的对象,
因为只有你了解我情绪波动背后的原因,只有你包容我所有任性。

有时我在想,你也许是上帝派来纵容我的。

我记得那个星期天,天空阴阴暗暗,雨一直下,下午轮到我照顾你,
开车半途,他们来电说你入院了,叫我转去医院,我和 K 会合后一起出发,
平时我们好多话的,那天车上俩人一路沉默,深怕说错什么,
急救室门口一见 CS,就忍不住彼此相抱,眼泪狂流,
怎么哭了?不可以哭,你还没走,上帝不会让你走的,可是为什么眼泪一直流?

那晚大家都来了,差不多整个华文组都来了,大家聚在门口祷告,
哦,上帝,除了祈祷我们又可以做些什么呢?医生让我们轮流进去看你,
看见你很辛苦,身体撑起又掉落,这是你吗?昨天你还跟我聊天说笑,
现在你戴着氧气筒,失去意识的在尽力呼吸最后每一口气,
大佬,我来看你了,你知道吗?大佬,对不起,我错了,我不该一直惹你的气,
你听到吗?大佬,你为什么安静?我还有很多话没说,你走了谁辅导我?
你的爸爸,那么老了,他抱起你的额头亲吻,你的妈妈在旁边衰弱的抚摸你瘦骨嶙峋的手,
我再也看不下去这画面,跑出去医院门口,那天呆到半夜一点,回家后也没有睡过。

第二天上班途中,A 来电,说你走了。
你走了,这次真的走了,没有骗我。

我在公司开会,面对客户和同事,似乎事不关己般的冷静,反正已成事实。
午餐时间终于独处,宝哥打来:“ 星,还好吗?。。。”
才开口我就彻底崩溃,对着电话泣不成声,忘了那天怎么度过的,
只记得你走后,持续几个星期的雨季忽然就停止了,阳光普照,天空蔚蓝,
你连走后都要如此阳光?都不许我们掉一滴泪吗?

生命中有你是我这生最美的祝福,华文组有你是我们的荣幸。

大佬,容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容我为你唱最后一首歌,
你最喜欢这首歌,“ 主我跟你走,往普天下走,死荫幽谷静静跟你走。。。”
大佬,你安心走吧,我知道天父不愿你再受苦,你放心,我们会照顾你的家人,
我们会把华文组搞好,你相信我,大佬,我不哭了,我答应你,我这次会长大。

你还听到我吗?你知道我在写你吗?是否收到我的思念?
我满腔的遗憾和愧疚,你还会不会像从前般宽容原谅?
我知道你会,我知道你在天上一定也是如往常般,快乐的唱歌跳舞,
像个牧人看守我们,我知道。大佬,感谢你,爱你,愿安息,直到那日我们再见面。

4 comments:

  1. 他已经卸下地上的劳苦,也不再有眼泪,安息了。你们一定会再见,这是我们的盼望。节哀。
    过路

    ReplyDelete
    Replies
    1. 谢谢, 放心, 没事了, 这只是那时候的心情.
      嗯, 我们有这盼望, 就不怕那取死的身体.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