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1, 2011

比夜更黑




如果有一天回想起中国。
你会记得什么?

也许你会记得那永不天黑的夜幕,都已经午夜十一点,天空还不情不愿黑下,
也许你记得的是那走了太久渐渐放松的躯体,和啤酒肉串交缠的香气让人昏迷,
可能你也会想起这里诡异的时空,太亮的夜让人迷乱了心灵,
抑或,你会记得自己太迟钝,看不出前兆,太白痴的神经?

如果有天,回想中国,你记得的,还有那只手。

那时你已经在路上一段时日,夜总不够夜,却太野,
忘了是几点,一种陌生触感的亢奋在你两腿之间蠢蠢欲动。

醉醺醺的意识让你晕晕沉睡,
却有什么东西在挑动你原始的本能,在这午夜时分硬要唤醒你。

猛一睁眼,只来得及看见一只在你胯下来回摩擦的手,快速窜回。
快得像阵疾风,快得光线也未能跟上,
快得像没有发生过什么,像似夏夜里一股目眩神迷。

你看见什么?你又看不见什么?

震惊,讶异,。。。恐惧。

全身僵硬,无法动弹,在害怕什么?又在震惊什么?
手的主人若无其事,翻过身子伪装睡去。
但愿只是场幻觉,但愿只是醉酒后迷糊的视线残留的影像,
可你清楚记住了那只手,那只黑夜里无声无息的手。

黑的手。

到了这个时候才打翻回忆箱子:
这几天莫名频繁起来的身体接触,
前一天夜里,也是一样的偶一醒来,一样的一张脸贴在你脸上,快速收回。

你只是太迟钝。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没人给你答案,寻不着一个安慰的字眼。
谁来慰藉,谁能作伴?长途跋涉换来这该死的恐惧与无助。

你把眼光投向窗外,
来了这座城那么多晚,第一次发现今晚夜色,比夜更黑。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