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6, 2011

一眼瞬間




“ 我的双脚已经不属于我了。”

我没有开玩笑。

以为会投宿在 Laban Rata base camp,
谁知还要走多一百米的路才是今晚的房间。( 妈呀 )
全身的累,痛,酸,麻,让人想就此瘫痪在温暖的食堂一觉到天明。

埋怨归埋怨,我们还是要拖曳着疼痛的身体继续向上爬,
不然就睡在屋外吧。

脚不曾如此疼痛过,加上高山缺氧,
这短短一百米却遥远得好似一万米。

几经辛苦的,我们终是抵达了今夜栖息地。






众人一边叫苦不迭,一边回头,
身后那一框绝色忽然叫人霎时忘了肉体的痛苦。

这辈子看过最高海拔的晚霞啊。。。

历经那么艰辛的路程,为的就是这一眼吗?
一大片云上翩翩起舞的艳彩,金光灿灿,
还有那抹只瞥一眼,瞬间就消失殆尽的凄美落霞。

你绝对无法占有它,除非你是上帝。

那贪念刚要涌起的当儿,它已经消失了踪迹,
干净利落的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哎,睡吧,贪婪的灵魂,为了明日的奔波啊。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