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16, 2011

搜神記 - 終




你怕黑,很怕很怕黑。
你从小眼睛就不好,一度以为自己有天会瞎掉,终日活在恐惧。

路太暗,你只依靠头上的灯光照出一条条路径。
三千多尺的高度是你今生站立过最高的纬度,
还要攀升至四千多尺,是另一种比看不见更可怕的恐惧。

“ 接下来的七百米,都是用绳子攀爬的路线,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可放开绳子。 ”
登山导游语重心长,于是更增添你心理压力,如领神旨,丝毫不敢懈慢。

一夜无眠,寒冷,缺氧,绳子抓不稳掉落的恐惧,
痛得无法弯曲的双脚,还有如影随形,该死的黯。

凌晨两点半,你寻找神。






走吧。

很黑,我怕。

你怕什么?

不知道,真不知道。

你知道 。

我不知道。

你总是在恐慌,不是吗?

你说的是,可是我不知道恐慌什么,我不喜欢黑暗。

有时,黑暗是必须的。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不如到此为止?

到此为止?

对,就这里,够了!已经够远,够久,够高了,这已是极限。

你又在骗自己,你不是每晚都做梦?你梦见什么?

我忘了。

你没忘。

我没有发过梦。

不,你有。

别说了,好吗?

你总是梦见湖泊,水面闪着精光,你梦见老鹰盘旋上空,
你梦见孩子奔跑在草原,你梦见人马,你梦见白雪茂茂,你梦过这座山。

我忘了,真忘了,我都快死了,你没看见?

死?

我无法呼吸,我觉得双脚痛得像被刀子剁过,我走不动!我想睡觉!

这不是死。

为什么逼我?

我从不逼你,孩子。是你在逼自己。

你为何不过来?我好怕。

我没有离开过。

我看不见你。

因为你蒙上了眼睛。

你在那里?

我在最隐秘的高处。

你在那里?

我在离海最远的天空。

你在那里?

在大地的雕刻里。

你在那里?

在你心里。






一线橙黄,穿透了,黯。
把一片空虚混沌,渊面黑暗先给轻轻划上一条丝线。

你看见线。

红线,紫线,曲线,直线,你又看见蓝线,靛线,青线,白线。
再没有了黑,没有了黯。
你看见同伴在对你招手,你看见涌上天际线的光把光秃秃的岩石烧得通红,
你看见山下的苍茫,不敢置信这是你自己的国土,
你还看见了驴子的耳朵,看见丑陋的姐妹,
你看见自己这辈子站立过最高的大地是什么颜色。

你看见神。



8 comments:

  1. 好美 !从黑暗到天明的那一刻的喜悦是非笔墨可形容的。

    ReplyDelete
  2. 祥珲:对呀,笔墨的确很难写出当时的感受。

    ReplyDelete
  3. 宝玲:谢啦,这篇也写给你看哟~

    ReplyDelete
  4. 是,收到你的用心!~ 宝玲

    ReplyDelete
  5. 那要怎么报答?呵呵~

    你过得喜乐就好。

    ReplyDelete
  6. 谢谢你愿意让我使用这篇文章,也会采用你的照片。- 宝玲

    ReplyDelete
    Replies
    1. 现在才看到你的留言~~呵呵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