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24, 2015

耐人尋味@元朗




小时候剪头发,爸爸都带我去印度人开的理发厅,
身高不足,印度大兄会先放一块木板在椅子上,坐在上面就够高了,
然后帮我围上一团白布,他就咔嚓咔嚓开始剪。

要说的其实不是剪发,是店里的《 老夫子 》,
他边剪,我边看,任发丝掉落书页上也不管。






当时最厉害的漫画除了小叮当就是老夫子,
没有颜色,黑白六格已经够我回味无穷。

说起来,最初的香港印象就是从老夫子而来,
旧旧,泛黄的,有点寂寥,有点诙谐,
他和大蕃薯,秦先生上演着一幕幕人间喜剧,
里头还有很多成语,我的成语乃此学来。






今早起身想说随便找个地方吃早餐,于是搭地铁来到元朗,
这名字第一次出现,是在小时玩的《 百万富翁 》,
其中一站就是元朗,童年记忆里跟我没有关系的地名,今日身历其境。

一入市区,那老旧破败的颜色就让我感觉很 “ 老夫子 ”。
啊,多迷人的建筑,早餐反成了其次,随便乱吃迫不及待去游荡了。

抬眼处,尽是充满年代感的旧楼房,儿时爸爸牵我走的就是如此街道,
路上没什么年轻人,多是老人和带小孩的菲佣,
香港的老化现象越趋普遍,他们面无表情的坐在公园里,站在街上,
或打着磕睡,或闲话家常。






边走边摄,整齐又繁复的窗花和瓷砖拼凑出来的几何图案让我迷恋,
都说我是生错时空的人,眷属上个世纪。

过往路人好奇有什么好拍?这里甚至不是旅游区,
可我就爱这种日常,旅行越多,造作的景点就越多,
我们渴望看世界,却要世界为我们保持原状,多贪婪的旅人。






最后一天留港,元郎意外的让人喜欢,喜欢什么说不上,
既无壮观景色,也无有遇见何等难忘的人与事。

途径菜市,大排档,大河小桥,穿越许多横巷,看人们溜鸟,牵狗散步,
店里人们讨价还价做买卖,买一盒果汁坐在公园听老人聊政治,
感受初秋暖暖太阳留在身上的味道,就这样度过一个无聊早上。

啊,最后一天的港游还真是又寂寞又美好,
我想我在这儿遇见的不是美食和景点,我遇见的是童年。



6 comments:

  1. 即然喜歡,有想過住下來。。。。。。?只要活的自在,什麽都可以嘗試一下。。。。。

    ReplyDelete
    Replies
    1. 住下来就没有啦,很多现实考量要注意,如果喜欢就可以住下就好咯,我现在一定住在蒙古草原,呵呵

      Delete
  2. 話說,我昨天才去了髮廊,也看了老夫子。
    只是,在裝潢新潮的髮廊看老夫子感覺還真的挺不搭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