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2, 2015

而他從不察覺




她偷偷溜进他家里。
为他打扫,为鱼缸换水,铺过床单,
把安眠药放在水罐引他入睡。

而他从不察觉。

“ 喂! ” 她在窗口外大声唤,然后顽皮的躲起来,
他紧张回望,一脸茫茫,刚刚是有人在我家里吗?

那是电影 《 重庆森林 》 里的场景。






这道据说是金氏记录,世界最长的手扶电梯还真是很长,
从山脚一路搭了大概十五分钟才上到山顶。

沿途皆是异国风情的酒吧和餐厅,兰桂坊就在下方,难怪。
此时此刻不见人山人海,也没有横冲直撞的上班族,
香港那么悠闲么?只看见很多无所事事的老人,还有菲佣带着小孩上课。

遥遥直上,回想电影画面。

她躲在角落里偷窥工作巡逻时的他,
那时的她天真烂漫,一个人在电梯游荡,蹲下来凝望透明塑胶板后的世界,
那么清楚,亦那么模糊。

而他从不察觉。






她偷偷溜进他心里。
为他买下有他插图刊登的报纸,为他读小王子,
把草药和雨伞放在书包里,
莫名其妙的对他不理不睬转个头又嘘寒问暖。

“ 喂! ” 她在心门外大声唤,然后慌张的躲起来,
他紧张回望,一脸茫茫,刚刚是有人唤我吗?

而他从不察觉。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