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8, 2015

豈能及漁燈在彼邦




船靠岸,他感觉 “ 啊是这里了。 ”

那几天在市区转,一家比一家奢华的购物商场让他感觉枯萎,
心想是不是来错香港了,人们口中的美食和血拼皆挑不起一丝涟漪。

他今天决定搭船来南丫岛。






香港周遭不少离岛,大澳,长洲,坪洲,大屿山,
偏选了南丫岛,说来理由还蛮无聊,因为觉得 “ 丫 ” 字读来可爱亲切,
感觉岛上的人应该不错,于是来了,他是个无聊的旅人。

可这决定没有错。

少了城里的焦躁莽撞,岛民带股散漫之态,
绿树衬映海天之蓝,空气又咸又闲,
房子是彩虹,画着海龟,猫猫,雀鸟栖在屋檐下,
小小的街道上很多大叔驾着拖拉机 ( ? ) 横行,
慵慵懒懒的氤氲。

前几天的枯萎此刻被滋润。







漫步,寻找海滩。

书上说的洪圣爷海滩距离不远,却怎么走也走不到,
弯了几个道拐进个死胡同,才知错过了一些小路牌,
反正有一整天时间,没人催,迷路也不错。

天气很热,旅行了几天,他开始迷茫。






走着,忽然他想起小时听过许冠杰的一首歌 《 铁塔凌云 》,
那时太小,不明歌里意义,纯粹喜欢淡淡忧愁的旋律,
跟许冠杰其他搞怪的歌不一样。

歌词里有很多世界地标,


“ 铁塔凌云,望不见欢欣人面

  富士耸峙,听不见游人欢笑


  自由神像,在远方迷雾,山长水远未入其怀抱


  檀岛滩岸点点燐光,岂能及渔灯在彼邦? ”



为什么铁塔望不见人面?为什么富士听不见游人欢笑?
自由神像是指美国吗?檀岛又是何所在?






边走边问,大家都指着不同方向,
越走越荒凉,路上连一只猫也看不到,
尔后穿过一片丛林,终是来到所谓海滩,
但感觉不太对劲似的。

还算干净的海滩,一个游客都没有,
旁边还有一间工厂,三只大烟筒冒着白滚滚的烟,
这就是书里说的海滩胜地?

无事可做,发了一会儿呆,离开。







途径回头路,吃一碗山水豆腐花,
粗糙口感,少了平时的嫩滑,却多了质朴,
想是豆腐花本该这样?

然后抬头看见洪圣爷海滩的路牌,
原来刚才又走错路了。

他似乎一直在迷路。






旅行越多,他越迷茫。

回不去以往那种对世界充满热忱和好奇的状态,
年轻时候的旅行,看到的是风景,
现在旅行,看到的是苦难。

看到苦难不是最痛苦,痛苦的是发现自己原来无法改变什么,
只能继续用旅行来满足自己的虚荣和感官。

还想去那里飞翔?为何总迷恋远方?
那里是停歇的家?曾以为她是今生的家,
可他现在疑惑了。

也许她早已看穿,所以先行离开。






“ 俯首低问何时何方何模样

  回音轻传此时此处此模样


  何须多见复多求


  且唱一曲归途上


  此时此处此模样,此模样。 ”



伫立在洪圣爷海滩,任潮水冲洗脚趾间的沙粒,
凝望千秋交替的潮汐,亘古不变的岩石,旅人终于明白歌词里的意思。

知名的巴黎铁塔上俯瞰,人群中不见熟悉脸孔,
攀上富士山,壮丽风景踩在脚下,却听不见她呼唤,
自由女神远方肃立,谁又在远方为他守候?
檀岛原是夏威夷,度假胜地,纸醉金迷,旅人如斯寂寥。

俯首低看,再怎么壮丽的风景也不及家乡渔火,
最终的归属原来一直在回首之处。

他忽然很怀念自己最初的模样,
何时何地何模样?此时此地此模样,
世界怎变化,他早已不是他,他却还是最初的他。




7 comments:

  1. 换个角度,旅途上也会遇到很多人与事,令你知道很多东西都有可能,因此对人生更加充满希望。

    世界没变,悲或喜取决于心态 :)

    ReplyDelete
    Replies
    1. 话说我也喜欢南丫岛,当初会想要去是因为周润发的关系 :P

      Delete
    2. 是的,我好久没有去真正的旅行了。觉得不是世界变狭窄,是我的心狭窄了。
      谢谢你。

      Delete
  2. 南丫岛看见不一样的香港,吹一阵纯朴的风!
    话说老刘也吃了那碗豆花。。。
    高楼大厦看多了,开始想念绿意。
    什么时候要回去家乡看稻田?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这个星期就回去充满稻田的家乡咯~需要让心灵休息,累了。
      话说老刘好怀念你的文字~

      Delete
    2. 老刘还困在数字的世界里,挣扎中。。。
      谢谢啦啦提醒原来还有文字的世界。。。
      但愿很快可以回去文字里。
      回家愉快!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