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7, 2015

Sherpa




自从在机场被误认为雪巴人之后,接下来我就断断续续被他们看成雪巴人了。
有时候是尼泊尔人,有时侯是雪巴人自己跑上来和我说话,
迟钝的我直到后来才解开为什么每天可以进出杜巴广场却无需购票的迷。

今天坐在路边,又有个雪巴人走向前:

“ Sherpa? ”

“ Sorry。。。no,no。。。”

他有点不好意思的向我点个头,转身消失在人群里,
留下惆怅的我呆坐路边,想痴了去。

雪巴  -  Sherpa,是尼泊尔其中一支民族,被喻为山的子民。
他们生活在海拔四至五千米以上的地区,Sher 是东方,Pa 是人,
Sherpa 就是来自东方的人,他们的祖先从西藏越过群山来到尼泊尔,
样子介于藏族与汉族之间,难道我的样子看起来像藏人吗?

他们确是山的子民。

翻查世界登山者记录,第一个登上珠峰的人是纽西兰人 Edmund Hillary,
人们记住了他,却忽略了跟他一起登上去的雪巴向导 Tenjin Sherpa。

如果没有 Tenjin 的相助,如果不是对珠峰经验丰富的 Tenjin 指引道路,
Edmund 有可能登顶吗?也许能,但绝对艰难许多。
继续翻查,你就会发现全世界十四座八千米的高峰登顶记录者都是白人,
而他们的向导一律是雪巴人,可见大家对雪巴人的能耐有多推崇,
这些白人被当成一种荣誉让世人记了下来,可是没有人记得跟他们一起登上去的雪巴向导,
一个都没有,就算有,也只是以助手的身份沾一点点光。

因为雪巴不是白人?不是世界 “ 主流 ” ?所以不配当成一项荣誉感来记录?
我不禁为他们深深的不忿起来。

很奇怪,对雪巴人就是有种说不上的亲切感,这辈子到过的唯一四千米只是沙巴神山,
却莫名其妙的对这个山之民族有了臆想,想看看他们生活的村庄,走进他们的家,
听他们的语言,学他们的歌,触摸他们粗糙的脸庞,看进他们深邃的眼睛里,
从来我就对高山有着一股不该属于我的乡愁,莫非啊,我前世真是个雪巴人?

虽然他们的名字从来没有被世界记得,可是我知道,我知道他们一点也不在乎,
他们在乎的只是山,山属于这个宇宙,不属于白人,也不属于他们,
作为宇宙的小尘埃,只要能默默的爱着高山. 这就够了。

明年吧,我在心里定下了心愿,明年 ( 或后年? )我要在一个适当的季节,
一个看得见阳光的季节,再度回到这里,我要完成那廿一天的山路,
我要在那本不该有我的地方瞥一眼前世倒影,听我的族人用乡音对我唱一首儿歌,
再把乡愁埋葬在那里,从此回不了身。

5 comments:

  1. Sherpa最了解山,被誉为登山高手。我接触的sherpa稍微害羞,但很友好。希望能再听听山里的故事。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可以为一座山而活,是幸福的。
      就像蒙古人为草原而活,巴夭人为海而活。

      Delete
    2. 接下来就要说山上的故事了,这段漫长的尼泊尔之旅也是时候成为记忆了。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