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9, 2014

加央老街




越是有感情的东西,越难下笔。

他一直想写自己的家乡,想了那么多年开不了头。
是怕一个不小心写糟了吧,他不愿写糟了记忆,
把记忆写糟是多么糟糕的一件事情呢。

可是再不写,稻田都拿来盖房子了,
再不写,河流都填掉,再不写,老街也快拆除,
再不写,他怕连自己也忘了。

于是他回到老街上,尝试用文字拼凑零散的吉光片羽,
无法留住什么,至少留住昨日男孩的轮廓。






谁说只有尼泊尔有鱼尾峰?他的老街也有一座,
鱼尾高高迎接清晨每一道朝阳。

他知道古代闽南建筑的设计依据五行格局建造,
屋顶上的马背或圆或方或曲或锐或直,代表水木金火土。

可是或鱼。。。这次还真被难倒。






全玻璃市最美丽的老店屋应该就是这间 “ 约瑟裁缝 ”。
1848 年建造,已经 166 岁。

老街原来那么老,就象他从来不察觉自己也老了一样,
他不曾踏入过这家店,他的老爸就是一名裁缝,还去什么裁缝店。







似乎加央人对蓝色情有独钟,这间蓝色咖啡店虽然不比约瑟裁缝精致,
却有着另一种淳朴的美丽,他也没有进入过里头喝一口咖啡。

再向前就是鼎鼎有名的万昌旅社,曾经的大酒店,现在成了背包客之地,
他想过住一晚,可是被妈妈骂神经病在自家还要住酒店干嘛而作罢。

有时侯,越是熟悉的事物,越是有距离,这算不算为一种遗憾?






加央老街那么小,那么短,一下子就走到十字路口,
路口转右就是他老爸的裁缝店,车子越来越多,路口越来越小。

他想起小时候跟妹妹在半夜的马路上游玩,
也没有人觉得危险,也没有人觉得太夜,他们只是玩,
从早上玩到天黑,从街头玩到街尾。






老房子配上美丽老窗口,老铁闸,老招牌,
这些以前日常不过的风景,现在却成了珍贵的画面。

益民药行的白药膏,可记饭店的经济饭,童年玩伴阿华爸爸的照相馆,
还有那些巷子口的味道,“ 百万面 ”,阿富咖哩面,阿仔干捞面,
那碗怀念到快疯掉的老阿嫫粥,四果汤。。。

有段时间如此厌烦的味道和画面,现在却叫人日思夜挂,
他们都去哪儿了?朋友来探访,他不知道带他们去吃什么好。

一如自然定律,消失了。






路段的最后,有意无意的拐进后头的燕珠唱片行。

他整个少年时期都奉献在这儿了,一有零用钱就往里头转,
那个时候好象每个歌手都好会唱,好象什么歌都好听,他想买一张 CD 作纪念,
可是里头的光碟少得可怜,已经没有人买唱片了,
他只好买下一张伍佰,疗以安慰,燕珠给这段路途做了一个总结。

街尽头,剩他白刺刺的影子,孩子跑哪儿去了?



9 comments:

  1. 多难下笔,他始终写了,写得很美。。。

    ReplyDelete
    Replies
    1. 因为有情,所以写得出来,老刘也写写自己的家乡?:-)

      Delete
  2. 有故事的地方都是美麗的。以前去加央上班,整天光顧的那一家咖啡店畫滿了加央市的壁畫,美麗極了(咖啡店名我忘了)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不懂是不是好记?
      你竟然在加央上班过....

      Delete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Delete
  3. Replies
    1. 美吧,我相信你会喜欢这个小镇。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