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5, 2014

歌者




“ 我一直在弹,我一直在唱,梦想他自己找我,不是我去找梦想。”

他一开嗓,那超低音的破锣嗓,就把人摄驻了,
满城皆是高音美声的年代,人人都可上台的年代,我好久没有为一首歌而激动。

其它参赛者是歌星,而他,是歌者,是梦的执行者。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