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8, 2014

水月無声




一直以为马六甲青云亭是马来西亚最古老的寺庙,
发现水月宫竟有六百年历史时,我如此惊讶。

六百年那么长,比郑和下南洋还早,
相比之下,青云亭的三百年好像忽然就 “ 年轻 ” 起来。
马来大陆那么早已经有华人落足,这可是珍贵文物,
中国人最早的南下记录原来不在马六甲,而在话望生布赖 ( Pulai )。

布赖是客家村,最早来到的华人也是客家人。

客人,客人,连名字也说明了这个民族的特性  -  到处做客,
他们并没有真正的故乡,每到一个地方只是暂时住下,飘飘泊泊,东方的吉普赛。

我乃客家人,注定了飘流的命运。






游走其间你发现它不如想象般古老,
一砖一瓦一柱其实都是重建的。

“ 只能尽量造之前的样子盖回,原本的寺庙是木造物,早朽坏咯。 ”
庙里的安哥缓缓道出。

水月宫供奉观音,墙上泛黄的观音送子图是看起来比较 “ 古代 ” 的东西,
当然,庙依是精美,那对门神的精湛雕刻就让我驻足观望了半天,
现代化的到来,连信仰也开始粗糙烂造起来,现在已难见如斯精细之庙宇,
只可惜,那么重要的文化遗产无法好好存留。

唯一可以证明水月宫古老过去的,
是七个造于西元 1426 年的坛香炉,深锁在堂后玻璃框里,
像在诉说一则湮远歌谣,像对我唱一阕流浪者之歌,
无声,却听见。



2 comments:

  1. 我常想, 我们生在这片土地上,就是一直要和遗憾和惋惜和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纠缠不清...想来还真无奈。

    ReplyDelete
    Replies
    1. 无奈,因为我们还有爱。不是吗?
      加油,说给你听,也说给我听。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