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0, 2014

佛臥道北




午间,阳光不小心倒泻在庙前沙地上。
没有游人,不见僧人,
树叶不想唱歌,鸟儿欲睡昏昏,连狗狗也懒得吠我们。

天凉好个秋啊,
难怪,他睡得那么香。

失眠于我,已是家常,这趟旅程却前所未有的夜夜沉睡着,
每个晚上睡得匆匆,睡得梦也给遗弃了,
也许,是改掉了什么不良睡姿?
也许,是忘记了什么关于你的样子?

6 comments:

  1. 甚麼時候竟然來了. 有沒有遇見我?

    ReplyDelete
  2. 没记错的话,这庙前有排小食档。我在那里吃过泰国人的“kao jam". 好好吃。这地方,安安静静的。我喜欢。

    ReplyDelete
    Replies
    1. “kao jam"? 什么来的? :-)
      我那时候去很安静,, 什么都没有, 连档口也没有, 连游客也没有,
      好像来到无人之境.

      Delete
  3. “kao jam" 是泰国版的Nasi Kerabu 吧。生吃的蔬菜切碎了和白米饭拌在一次吃的。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