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3, 2012

味道




Gryaniki Ves - 吉尔吉斯甜饼。
其实也不懂是不是正确名称,只因包装外总印着这行字,
于是就如此成了。

超市里买到的干粮都黑漆漆,且硬巴巴,难吃,
只有这种外头淋上一层糖浆的面饼我吃得下。
甜甜,松松软软,有时换上橘子味,草莓味,依是偏爱原装口味。
其实也非什么人间至美味,只因为便宜,耐饱,加上不难吃,总是买了一大包上路。
在山上,在湖边,在车上,它的甜味已经深入脑髓,挥之不去。

临走前,打算在纳伦的小商店再买一包回味,店员弄不清我要的是啥,
后经一友善妇女相助,终能买到,很是亲切的她,用流利的英语问为什么那么喜欢甜饼?
也答不上,纯粹种味觉上的依恋吧? 我想。
谢过她,行旅最后还能遇见善良的人,已是感激。

拉面叫 Laghman,乃国民粮食。
吉尔吉斯的食物大致上粗略分为亲中国和近俄罗斯两种口味的食谱。
我实在不喜欢俄式食物,觉得粗糙,单调难吃,
于是接近中国口味的拉面自然而然成了我餐餐吃不腻的精神粮食。

每家煮法尽有不同,有些偏辣,有些偏咸,
基本上不变的是红红的汤汁,还有撒在面上的迷迭香。
和着迷迭香的辛辣,在冻夜里把面条送入胃里是旅途上疲累的救赎。

离开前,走进餐馆叫了最后一碗拉面,
今天以后,再也闻不到那迷迭香和糖浆溶化口里的味道。
甜饼的甜,拉面的咸辣,是不属于我的乡愁。

为此,我竟是有点感伤。



2 comments:

  1. 我在終於光顧的咖啡館一口氣喝了榛果咖啡冰和卡布奇諾。
    我們都得依賴味覺和味道去懷念一些事情啊。

    ReplyDelete
    Replies
    1. 留下的,只有海水蒸发空中的味道。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