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6, 2017

黃金




我必须承认,一开始是 “ 被逼 ” 事奉乐龄组的。

身为一个 “ 爱唱歌的年轻人 ”,(误)
可以表现唱功是多么欢愉的事,
但在这里,不可以唱太快,不许唱太高音,
每个星期的歌还要是重复的,闷都闷死。

没有几个年轻人愿意事奉乐龄,
“ 善良 ” 又不懂拒绝的我,
只好勉为其难拿下这任务。

每次聚会完毕,都想快快闪人,
安哥安蒂的话题我聊不进,
他们的故事与我何关?
我可不想被当成老人家。

内心的骄傲与清高让我与人保持着距离。

但上帝往往用祂的方式来谦卑我,
想走却走不了,这群安哥安蒂就用他们的方式来感化我。

也许上辈子经历太多风雨,现在的他们知足常乐,
一点微不足道的事物都可以感恩,
我只是随口唱,他们不停道谢,仿佛是天籁,搞得我极不好意思。

每个主日崇拜好似嘉年华,
大家忙着吃糕饼,喝茶聊天,
玩起游戏,比年轻人还疯,没有一丝拘谨,
抛开矜持和面子,这是真正的小孩子啊!
有时心情浮躁,来到教会看见他们的笑脸,
就莫名心安,觉得自己的烦恼实在也不算什么了,
他们可是要面对生死的课题。

有个安蒂告诉我,
能够活多一天已经是 Bonus,
他们期待每次的聚会,因为得来不易,
反观我嫌聚会太多,没有时间做自己的事。

汲汲营营,我们真明白每天活着的意义吗?

渐渐,我不再那么抗拒,
渐渐,我享受和他们聊天,
渐渐,我放下自以为是的荣耀。

上个星期天,只有我和 Alex 两人唱歌,
没有乐器,音响也烂,但无人介意,
心情是平静开心,大家一唱一和,乐也融融。

是上帝,借着他们改变了我,
安哥安蒂对生命的豁达,对人生的看透,教我放下执着。

感谢有机会事奉乐龄组,乐龄组英文叫 Golden Years Ministry,
简称 Gym,黄金啊黄金,他们的灵魂在神眼里,确是黄金,
但愿有天,我也能如此笑看风云,
什么黄金,什么钻石,什么天涯,什么海角,皆云淡风轻。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