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2, 2017

回回顾乡




原来,才一年。
原来,已经一年。

看你比以前瘦了,
还是那么开朗,
久没见面,
依然热络的谈了整晚。

谈到猫与狗的爱情观。

猫是不能驯服的,
只能与他共处。
你了解我说什么。

我和她,
终究没能一起出现在你这儿。

那个晚上下着雨,
滴滴答答敲在新村的锌皮屋顶上,
自小喜欢这声音,
莫名叫人平静。

我们唱了整晚的歌。

隔天临走前,
你匆匆塞了这罐自制咸金桔,
标签上写着乡遇,
抱歉匆忙写不美,你说。

喜欢这种不经意的美,
谢谢你朋友,
这罐够我回味许久许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