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5, 2016

因為愛情不會輕易悲傷




本来强行压抑的眼泪,在两人相拥那一刻绝堤。

大佬生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父母可以受洗归主,
后来经过一番努力,妈妈真的受洗了,
马共背景的爸爸却始终不肯,他信奉无神论,接受耶稣难如登天,
直到大佬离世都固执的不肯信主。

我还记得大佬要走的那个下午。

天空阴阴沉沉,他不醒人事躺在床上,
安蒂在床边握着大佬手,满头白发的爸爸不断亲吻他额头,
安哥是男人,没哭,只是静静吻着孩子,
像吻着大佬的初生,也吻着他的最后,
那晚,我明白了白头人送黑头人的悲恸。

隔天早上,大佬走了。

走的走了,留下的人依然要勇敢生存着。

安蒂每个月都会下来 KL 探望孙子,参与教会,
安哥也跟着来,但从来没有听说他要信主,
Jackie 一直帮助他,不辞辛苦的来回文德甲为安哥读经,
每次看见两个老人瘦弱的背影,孤单的驾车回去,总是一阵心酸。
我以为大佬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了。

然而上个星期,忽然就听到他要受洗,
在大佬离开我们的两年之后。

感觉如此惊喜,喜是肯定,惊是没想过他会相信。

受洗前,每个乐龄组的弟兄姐妹分享安哥,说着说着就哭了,
原以为忘了,听到大佬的名字还是泪流不止,
轮到安蒂,她不停掉泪,紧抓着安哥的手,
我忘记她说了什么,只记得两人深深抱在一起。

上一代的人都很含蓄,他们的爱情和我们这代不一样,
你不会看见他们牵手,说甜言蜜语,或有任何亲密举动,
但此刻,他们抱在一起,抱了很久很久,似乎要抱到天荒地老,
安蒂泣不成声,安哥温柔的抚摸她的背,我们泪如雨下。

我想,这是爱情。

上帝再次的让我看见自己的小信。

我不相信安哥会受洗,可上帝爱他,
不管这个人什么背景,如何丑陋,上帝爱他,上帝要他,
人说不能的,祂说可以。

安蒂哭,因为终于可以牵着老伴的手去见儿子,
在天上,泪水将被抹去,悲伤将会遗忘,
大佬,天堂安好?你现在很开心吧?
你的爸爸将与你见面了,
你好吗?有想念我们吗?我很想你,
不知我们见面的那一刻又会是怎样画面?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