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1, 2015

半夜場




决定回家,不去列城了,不懂何原因,就无心走下去。

也许是生病,整个人超级不舒服,泻了几次,而天气又那么糟,
走在街上到处尘土飞扬,Pahar Ghaj 正在铺路,打算美化,
我觉得不美化还好,越弄越丑,印度这民族天生就是乱糟糟,
没有必要走什么简约路线。( 汗,我干嘛一直在说印度坏话 )

印度还真的要选对时间来,我选了又热又湿的季节,
印度再美丽再神奇也只让我记得她的脏和乱。( 一想到厕所就想吐 )
今天仔细回想,发觉一路走来的住宿全都是静得杳无人迹的旅馆,
就算有人,大家也安安静静的不打扰彼此,这种情况一直到印度之后全部变样。。。

不想去任何景点参观,只要一踏出旅馆范围,我就有窒息之感,
从尼泊尔关卡一踏入开始,吵和乱和杂和脏肮,排山倒海的不曾停止过,
基本上没有心情聊天,对印度人无甚好感,他们一靠近我立马闪!闪!闪!
在加德满都也不断有人向你打招呼,( 比印度还多 ) 但态度上他们让人觉得舒服,
突然想起那个在加德满都因为受不了每天被人追问而抓狂的女子,
我想她来到印度会觉得尼泊尔可爱多了。






刚刚打电话给妈妈,听见她的声音苍老许多,
这段路我让她担心了多少?多久?。。。

旅程的最后还是认识了一对不错的朋友,很喜欢奥都和珊迪,
坦白说,一开始我是有点 “ 种族偏见 ”,
珊迪受高等教育,长得高挑漂亮,奥都其貌不扬,只是一个穷艺术家,
可他们就在一起了,世俗的标准无法套在两人身上,谁理呢。

这几天我们都一起 “ 作战 ”,每天要面对外头各式各样的 “ 敌人 ”,
也因为这种 “ 战友关系 ”,大家的关系亲密了。

昨晚我们想去看电影,结果找到一间当地人才会去的戏院,
又脏又破的戏院,散发一股臭酸味,屏幕上放映着陈年旧戏,
残残底的屏幕和电影胶卷,呈现一种黄橙色调和点点黑斑的画质,
电影一开始,我的左右就各伸过来一双臭脚,不时有人顶我的椅背,
珊迪更惨,一个印度人不停从后边把玩她的头发,
珊迪回头狂瞪对方也不理,静倒是挺安静的,大家全神贯注在电影情节,
戏没什么好提,一套非常老土的旧戏,外面下着大雨,
天花板不停有水滴下来,我觉得此刻有小时候在爸爸店铺楼上戏院看戏的回忆,
一种荒谬的穿越感,看了大约半小时,大家也觉得体会够了,打道回府。
冒着大雨回去,我们的房外敲锣打鼓声响彻天际,已经很夜了是要怎样?
管理员告知今天是当地庆典,人们将唱歌念经到明天早上,
听到这里,我和珊迪不可仰制的狂笑起来,笑得眼泪飙出来,也不知道在笑什么。

终于要回家了,而我总是记得那天看完半夜场的那个晚上。

9 comments:

  1. 啦啦,你竟然会在印度看戏,还是半夜场。。。算你狠,哈哈哈。
    对啦,生病时什么流浪mood都没有,只想粿条汤来一碗。

    ReplyDelete
    Replies
    1. 恒河都下去冲凉了,看半夜场也没有什么吧,哈哈

      Delete
  2. aiyoyo, 印度真的不要夏天去!! (台灣也是)

    ReplyDelete
    Replies
    1. 也没有特地选夏天,只是走了一段日子来到印度已经夏天了。。。搞到落荒而逃。。。

      Delete
  3. 这句“不想走下去了”很不像你会说的话(比较像我会说的);不过想回家就回家吧,不用什么原因的,反正现在航班交通如此发达。休息好再出发吧。:)

    ReplyDelete
    Replies
    1. 这怎么不像我呢?呵呵。
      不过其实啊,我想我已经过了那种“流浪”的年龄了
      反正不同时期就有不同的旅行心态。

      Delete
    2. 呵呵 你快点回来吧,我要接你的棒了。

      Delete
    3. 早就回来啦, 这篇游记是回来才写的.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