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28, 2015

珊迪和奧都




命运是一场耐人寻味。

抵达瓦拉纳西的第一天就碰见这对情侣,
女的是白人,男的怎么看都像来自东南亚。
当时找住宿找得满头大汗,疲倦不堪的走进一家餐厅稍息,
他们刚巧也在用餐,友善主动的打招呼,
我一来太累,二来因为找不到住处心情烦躁,
随便应酬几句就走开了,也没放在心上,
后来在瓦拉纳西住了一周,半次也不曾遇过他们。

没想今早火车上醒来,发现我们竟搭了同一班火车来德理。

于是相约到 Pahar Ghaj 找住宿,
这次,总算认识了彼此。
男的是泰国人,女的来自瑞典,
两人在泰国的 Pai 县开了小小一间艺品店,
我们住在同一家旅馆,然后一起吃午餐,一起逛街。
珊迪以前是护士,在泰国遇见奥都,然后两人在印度遇见我。

旅行真是一场耐人寻味。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