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pril 25, 2015

我的快樂時代




就这样,城中最后一家漫画店也结束营业了。

那段做地产经纪的日子,每次等待买家的空档期,就往这里钻。
有时侯看完手上的书,预约时间还没到,就躺在沙发上睡去,
店员早见怪不怪,任我乱睡,一直到手机闹钟声唤醒我。

曾经让我流连多少时光的地方啊,
没想过连漫画 ( 书 ) 也有消失的一天。

跟老书店还有唱片行一样,网络时代的降临,就是实体创作的末日,
有了网络,没有人再买唱片,没有人再买书,连漫画都是网上下载的了。






少年时代,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漫画家。

幻想自己有间大书房,里头集齐了世界各地的漫画,
每天在纸上画啊画,脑子里一大堆的故事和点子,
把创作画在作业簿子上,然后给班上的同学们传阅,
这些小粉丝不断催促我画快点,那真是我年少时期唯一的虚荣呵。

然后不知怎么的,渐渐就忘记了这个梦,
或许现实这把刀实在太犀利,我不得不放弃当个漫画家。

但是喜爱看漫画的习惯不改。






除了故事,画功是漫画迷特别在意的东西,新一代都不看纸上漫画了,
他们看动画,( 只有我觉得漫画改编的动画实在很粗糙烂造吗? )
就算有看,也只在 “ 看 ” 而已,那一页的背景分镜,人物表情,服装动作,
费了画家多少功力,他们是一点也不在乎,也不会了解的。

新一代的年轻人还知道什么是网纸,什么是笔嘴,什么是云尺吗?
自从有了电脑代劳,这些用具也注定淘汰。

曾经为了 《 风云 》其中一页,赞叹连连,怎么可以画到酱美?
还有影响我至深的鸟山明,北条司,井上雄彦,
我的男性人物,肌肉,爆炸,机器人和打斗场面都是模仿他们,
女人的画法,我喜欢池上辽一还有桂正和,天使的面孔,魔鬼身材,
加上一些 “ 旖旎 ” 镜头,慰藉了多少男孩们苦闷又美好的懵懂青春啊。

这些笔触,这些线条,唯有通过纸上阅读,才是最原版,最有艺术价值的。






店门外贴着告示,说营业至月尾,每本漫画大拍卖,从三块到五块钱,
那些我热爱却因为太贵买不起的正版漫画,此刻在大贱卖。

买了整套 《 JOJO 冒险野郎 》,跨越好几代的打斗漫画,一共六十多本,
从第一代打到第五代 ( 还没打完 ),才三百多块就买到,没想到是在这样情况下买到,
还买了 《 虫师 》 之前一直找不到,太冷门,画功内容一流,乃不可多得的好作品。
日本漫画在亚洲超越很多国家,无论画风和题材的多元,中港韩无法望其顶背。

妹妹买了 《 相聚一刻 》,《 天堂之门 》 本来想买 《 死亡预告 》,
《 尼罗河女儿 》,《 千面女郎 》,无奈手脚慢,被人捷足先登拿走了。

感谢成长岁月里出现过的这些魔幻艺术,它们伴我度过几许暗淡的年少时光,
带着这些战利品回家,心里非常开心,因为终于拥有了它们,
然后也觉得极度的惆怅和感伤,因为知道我已经永远失去了它们。



8 comments:

  1. 網絡確實帶來很多方便。
    好像比如說連聖經也有電子版的了。
    可是還是喜歡那種摸得到的觸覺和聞得到的紙味。

    字打多了,也會忘了怎麼寫。

    ReplyDelete
    Replies
    1. 新一代的基督徒不会“翻”圣经,只会“刷”圣经,看他们拿着手上的圣经,却无从下手,我刚开始真的有点惊讶。。。
      我到现在还是坚持手写字,喜欢写字的感觉。

      Delete
  2. 記得以前讀書台灣時還很多這種店,sofa都很舒服, 不知道現在還有營業嗎.
    (我都網路買書)

    ReplyDelete
    Replies
    1. 台湾不懂,马来西亚的越来越少。。。。我们是活得越来越可怜了吗?只剩下大厦和购物广场。

      Delete
  3. 哈哈,我是看龙虎们长大的,信吗?
    另外,快快把你的尼泊尔记忆放上来。 God Bless Nepal!

    ReplyDelete
    Replies
    1. 龙虎门好看啊,不过我看的是新版本的龙虎门,哈哈。
      另外,我的尼泊尔游记上个月已经写完了啦。
      知道我喜爱至深的尼泊尔受到那么大的伤害,我很难过。。。。很难过。。。

      Delete
  4. 把这些漫画放在家里的书架上,一定很满足。
    如果有一天老刘有多一点点钱,想开一间小书店,摆满最爱的书还有百合花。。。爱书的人席地而坐,荡漾书海中。。。(是在做梦吗?)

    ReplyDelete
    Replies
    1. 有梦的人才最美,说不定有一天老刘跟啦啦一起开一间梦幻的书店也未定呵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