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0, 2013

癡人花園




是个梦。
梦里神圣,也荒诞。

我来到香昆公园。

若非路人推荐,还真不知此处,
手上旅游指南没有提及这里。

公园林立着大中小雕塑,造型怪异。
看起来很有历史况味,其实也不过五十年上下,
斑驳的痕迹只是大自然留下的美丽误会。
采用水泥雕塑,少了吴哥蒲甘那种石头大功的伟大刻骨,
造型稍嫌粗糙,简陋,并不精致。

严格来讲,艺术价值不高。

可我喜欢这里。
或说,喜欢的是 Bunleua Sulilat。

Sulilat,泰国人。
老挝称他祖师爷,心灵导师,雕塑家。

1958 年,仿佛领了神旨,
他开始在这处空旷之地,雕塑出心中的信仰世界。
香昆公园没有一般寺庙的神圣肃穆,
反于人怪诞,奇异之感,
Sulilat 结合印度婆罗门和佛教,创出一个全新宗教般,
雕出一个个造型奇特,前卫的佛门人物。

人们说祖师爷疯了。

天才尽是疯子。

入口处一球状建筑,名曰生命球,
三层楼高,分为地狱,人间,天堂。

从魔鬼的大嘴巴走进去就是地狱,各种刑法惨状遍布眼前,
阴暗空间让你心神不宁,被牵引着来到第二层人间,
踏进人间,妖魔没了,感觉依然很地狱,
莫非人间地狱实无分别?

天堂一片光亮,菩萨佛像林立,
攀出屋顶,矗立一大柱子,似心形。
生命尽处开出什么花,结什么果。只有你心知道。






居高,鸟瞰,
低下尽是奇形怪状说不出名堂的神话人像,
巨人手抱一小人儿,大蝗虫与战士对决,
骷髅头开出佛陀, 一魔(神?)咬着另一魔(神?)的头。

穿过无数雕塑,是卧佛。
不像东南亚各国,这佛扁扁长长软软,瘫在那里,
一如懒洋洋过日子的老挝人,看着看着,佛,还真睡下去了。

湿婆。毗湿努。梵天。
文殊。观世音。如来。

分不清佛教还是印度教。

我想起西班牙的高迪,穷尽一生要完成圣家堂。
当年,教堂古怪的设计叫人瞠目结舌,
两个天才,一东,一西,可 Sulilat 没有那么幸运。

差点完成不了香昆公园。

一来不像高迪,背后有奎尔家族的雄厚资金赞助,
二来遇上当时的社会主义,政府极尽能事推翻宗教和传统,
Sulilat 依旧不畏艰苦的召集各地志愿者和他完梦,
千方百计找来水泥工具,他设计,志愿者建造。

非什么伟大情操,非什么惊人贡献,
为的,只是把梦勾勒出来。

虽说这座公园的建造成本和难度无法与圣家堂 相比,也足足花了好几年。
晚年的 Sulilat 因政治理念和老挝不合,无奈离开,
到了对岸泰国的农开,终生不再回国。
他把梦延续到另一个国度,于农开也建立了另一座古怪的佛教公园,曲古公园。
和彼岸的香昆遥遥两相望。

我喜欢香昆公园,也许,喜欢的是 Sulilat 的精神,
喜欢他的梦,喜欢他的痴,
痴人说梦,说多了,就成真,我如此相信着。



2 comments:

  1. 意外發現啊。怎麽這麽會跑。

    下一趟去哪?

    ReplyDelete
    Replies
    1. 下一趟。。。没想。
      想去伊朗。。。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