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7, 2013

湄公河畔。馬來晚餐




十个小时颠簸车程,又回到万象。
记得的除了蜿蜒如蛇的路,
还有车上不停重播的老挝版 《浪人情歌》,
一天下来,都会唱了,他们不知道谁是伍佰。

回到熟悉的塞塔提拉路 ( Setthathirat ) 找住宿,
最廉价的十美金,老挝旅行,住宿其实不便宜。

晚餐去了湄公河畔,那里一字排开几十档口任君选择,
湄公河,旅者浪漫的幻想,流经大片印度支那半岛,
缅甸,越南, 柬埔寨,老挝,来到泰国就止住了,
硬是不肯流向马来西亚这块土地上。

黑漆漆的河面,隐隐望见对岸灯火,
闷热天气,吹来粘粘的风,一丝旅人情怀也无,
我不懂要点什么餐,问老板什么好介绍。

“ 是马来西亚人吧。 ”

“ 吓,你。。。怎么知道? ”

说的是北马一带的华语,我是有点惊讶。

“ 听口音就知道,我也是马来西亚人。 ”

问起,说他很年轻就来到这里打拼了,
做小贩,做商人,做厨房,后来娶当地女子,
有了小孩,就这样住下来,河边开间档口做起老板。

“ 很久没回去,拿的还是大马护照,那个不是我老婆咯。 ”
他指着招呼客人,瘦瘦的那个女人。
一边摸着光秃秃的头,一边介绍我吃烧肉,还有自创的沙煲火锅,
说老挝人不懂吃,还是马来西亚厉害,集亚洲美食之精华大全。
食物依然很慢送上,看来他不知觉感染了这里的懒菌。
还蛮可口的,没有超级好吃,但是比起粗糙的老挝餐,精致多了。

“ 这里生活开心吗? ”

“ 马来西亚还是好的,只是没想太多,习惯。 ”

我总是嫉妒那些安于天命的人,他们从来不需要知道什么温室效应,经济楼盘,
什么爱与愁,什么排行榜颁奖典礼,什么明天的梦,昨天的风。

“ 看在同乡,算你便宜点吧。 ”

临走前,再吹一次黑溜溜的河风,
不知那里的对岸,传来一首幽幽漾漾的流行曲,
是改编了的,老挝版 《黄昏》,
当然,他们也不知道谁是张栋梁,谁是周传雄。

9 comments:

  1. 用餐后,就走了嗎?

    ReplyDelete
    Replies
    1. 还去了一间简陋的冰品店吃甜点。

      Delete
  2. 到了一個地方, 順天命, 就住了下來, 然後習慣了. 我想現在的我也是這樣.
    人家問住kelantan好嗎? 不知道,其實算好吧! 可主要是習慣了, 當然我偶爾想念華人的地方.

    ReplyDelete
    Replies
    1. 我今生最大的烦恼就是无法“顺天命”。。。。

      Delete
    2. 打扰了,借这个房间。
      你的烦恼--无法“顺天命” :-)
      或许因为你还未找到你的天命;抑或你看不见!寻找的,就会看见,敲门的就给你开门。
      过路人

      Delete
    3. 谢谢你的鼓励呀.无法"顺天命".就是无法顺服在神的旨意.
      我知道他对我的意念是赐平安,不是降灾祸,可软弱的心啊,不肯信.

      Delete